• 001:导读与索引
  • A01:要闻
  • A02:专题
  • A03:市场
  • A04:品种
  • A05:营销
  • A06:监管
  • A07:商务信息
  • A08:环球
  • D01:医院要闻
  • D02:特别报道
  • D03:维权
  • D04D05:医院管理|医院药房
  • D06:医药前沿
  • D07:医疗器械
  • D08:医路有你
  • 医生“偷药”,该当何罪
  • 停尸医院属违法行为
  • 提供资料不全, 医院赔偿4万元
  • 广告:江西天施康中药
  • 广告:海南中和药业
  • 2007 年 3 月 2 日 星期
    前一期  后一期  
     
     
     
    D03版:维权
    <上一版  下一版>  
     
     
     
    高级搜索
    首页 | 本版导航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博客 | 读者论坛 | 旧版电子报
    本版主要新闻 办中国最好的专业报
    下一篇>  
    医药经济报 2007年3月2日
    收藏 评论 打印 推荐 放大 缩小 默认
     

    医生“偷药”,该当何罪

    ■本报记者 张永超

      医生在为患者治病时,先后几次截留患者所需药品,结果被患者及家属揭发。这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前不久就发生在北方某大医院。

      医生如此“偷药”是不是犯罪行为?应该以何罪论处?案子发生后在当地引发了不小的争论,也为相关医院管理者敲响了警钟。

      【案例】 医生“偷药”终现形

      王某是北方某三级医院泌尿外科的主任,然而最近一件极不光彩的事情让他陷于非常被动的境地。

      不久前,当地退休职工张大娘因肾盂癌入住该医院泌尿外科,几天后王某给张大娘进行了手术。术后,王某告诉张大娘及家属,患者这种病极易转移和复发,术后需按疗程定期往膀胱灌注化疗药物,并介绍首先每周灌注化疗药物盐酸吡柔比星1次,每次药量为3瓶,连续8周。随后患者在这家医院药房购买来了所需药物。

      在接下来的几次治疗过程中,张大娘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她发现有时灌注的药物反应重,有时药物反应小,而且王某每次治疗时,都是先安排她及家属到他办公室坐下,他自己将她买来的药拿去治疗室冲制,冲制完后才叫她去灌注;而其他医生都是当着她的面冲好药进行灌注的,于是她怀疑王某在药量上做了手脚,于是便私下里让她的亲属想法查一查。

      终于,在王某又一次去治疗室冲制药物时,被警觉的张大娘家属发现了问题,人赃俱获:原来,张大娘用于膀胱灌注的化疗药物盐酸吡柔比星本应每次灌注3瓶,而王某只给灌注1瓶,私自截留了2瓶。见自己的行为被患者揭穿,王某不得不承认了自己多次“偷药”的事实。

      王某保证在今后把私自截留的这些药物,陆续给患者用上。据王某交代,以前他多次干过这样的事,偷来的药品又转手卖给了其他病人。这些话都被患者家属在与其交谈时录了音。

      事件发生后,张大娘将情况反映给这家医院,2个月后,医院向患者口头传达了处理决定:经医院调查,王某此前曾私自占有该患者同类药品2支,合计人民币340元;因此给予王某党内警告处分,撤销泌尿外科主任职务,罚款2000元。对患者提出的所受身体伤害与精神伤害的赔偿问题,医院方面没有提及。院方表示,这是王某的个人行为,医院不承担任何经济责任。

      为讨说法,患者找到当地卫生局,提出:一是依照《执业医师法》的有关规定,吊销王某的行医执业证;二是要求这家医院对患者在医院治疗期间所受到的身体伤害和精神伤害做出赔偿。卫生局工作人员回复时表示,关于吊销王某行医执业证的要求,由于《执业医师法》里对此类问题规定不明确,故不能吊销;至于赔偿问题,这是王某的个人行为,医院方不承担任何责任,与当事医院说法一致。

        1

      截留药品

      是否构成盗窃罪?

      王某截流药品的这种行径是否能定性为犯罪呢?现担任多家医疗机构法律顾问的山东天矩律师事务所的王爱民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是否构成犯罪,要看证据是否确凿,王某截留患者药品的价值是否达到法律规定数额起点,是否存在其他恶劣情节等。另一位法律界人士解释说:如果按照有关“侵占罪”的定罪依据,王某的侵占数额显然不够立案标准。如果按照盗窃罪追究责任,王某在录音证据中没有否认的数额,足以构成犯罪。

      如果王某构成犯罪,是属于“盗窃罪”?还是“侵占罪”抑或其他罪行?

      对此,王爱民认为,就一般的认识而言,王某可能构成的犯罪罪名有4个,分别是盗窃罪、侵占罪、贪污罪、职务侵占罪。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地窃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或者多次盗窃公私财物的行为。侵占罪则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将代为保管的他人财物或者发现的他人的遗忘物、埋藏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退还或拒不交出的行为。“盗窃罪与侵占罪的犯罪构成有共同之处,犯罪主体均可以是一般主体,主观上均有非法占有公私财物的目的,侵犯的客体均为公私财产所有权。但两者犯罪故意形成的时间、客观方面的表现、犯罪对象均不同。”

      王爱民因此指出,从本案看,王某的行为完全不符合侵占罪的犯罪构成,有可能构成盗窃罪,“如果王某不是在工作时间利用职务便利实施了偷取患者药品的行为且数额较大,就构成了盗窃罪;问题是王某利用了自己作为医生的职务便利,采取秘密手段截留了患者的药品,则应另当别论,考虑贪污罪或职务侵占罪。”

      2

      什么情况下构成贪污罪?

        那么,王某这种行为是贪污罪还是职务侵占罪呢?

      王爱民律师向记者介绍,贪污罪、职务侵占罪均是行为人利用了职务上的便利,采用侵吞、窃取、骗取或者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国家的、集体或本单位财物的行为。贪污罪与职务侵占罪的其他表现均极其相似,本质的区别在于犯罪主体,贪污罪的犯罪主体要求是国家工作人员或是受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职务侵占罪的主体是非国有的公司、企业或其他单位中不具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的工作人员。

      王律师认为,本案中,王某身为医院工作人员,利用自己为患者治疗的工作便利,将患者交到他手中的药物非法占为己有,涉嫌贪污罪或职务侵占罪,具体是否构成犯罪,应视其非法占为己有的数额而定;具体是贪污罪还是职务侵占罪,要由其身份来决定,如果王某的身份是国家工作人员或是受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委派到医院工作的人员,那就构成贪污罪,否则,构成职务侵占罪。

      广西南宁正一法律事务所律师黄远雄认为,医院医师在给患者用药的过程中克扣、窃取药品的行为就是属于贪污,而不是盗窃和侵占。黄律师指出,侵占犯罪的主体是公司、企业,或其派到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的人员,所侵占的财产是公司、企业财产。“该医院中的财产是国家财产,正在治疗中的药物属于公共财产而不是患者个人财产;医疗机构中的药物,经医生开具医嘱由医务人员进行医疗操作,才将药物注入患者体内,药物从药房中取出、在医院科室之间、医师或护士之间流动,未有交付给患者本人掌管、未注入患者体内,药物未脱离医院,未改变其原来的公共财产的属性。”

      他同时指出,如果是门诊或出院带药,该药物由公共财产属性变成了个人所有的财产,他人以治疗的名义克扣、窃取患者所拥有的药品,就具备提供虚假、隐瞒事实真相、让被害人主动交出的特征,行为的性质属于欺骗。

      3

      医院是否应承担一定责任?

        本案例中,王某所在医院“给予王某党内警告处分,撤销泌尿外科主任职务”的处理决定,王爱民律师认为这样处理是不合适的,卫生局工作人员的答复更是错误的。她指出,“党内警告处分”只是党员纪律处分,“撤销泌尿外科主任职务”也只是内部处分,不是行政处罚。

      她认为,结合本案实际情况,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三十七条第十项的规定,王某利用职务之便,牟取不正当利益,可以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给予警告或者责令暂停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执业活动;情节严重的,吊销其执业证书;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王爱民还认为,王某所在医院应该承担责任:王某非法占有患者药物的行为发生在王某履行职务的过程中,是王某不正当履行职务的一种表现,与其职务有不可分割的关系。确实,王某的行为不是医院所指示,但不能因为是王某的个人行为,医院就将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比如,某医生在为患者手术的过程中严重违反医疗规范造成患者死亡的严重后果,该医生构成医疗事故罪,该医生应该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但相应的民事责任还是应该由医院来承担,因为与患者形成医疗服务合同关系的是医院,而不是医生本人。医院除了赔偿患者的经济损失外,如果因为王某的行为给患者造成了其他不利后果,医院也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喜欢研究法律的上海华东医院医生魏崴也认为,由于王某是在行医地点、工作时间利用医师身份和工作便利实施违法行为的,给病人的印象是一种职务行为,而且从客观上说与职务行为有一定的关联,所以他觉得医院应该承担责任,而后再追究王某的责任。

      黄远雄律师则认为,诊疗中医师贪污药品的行为是个人行为,如果医院没有其他过错,与贪污不存在因果联系,所以医院不应当承担责任。

      4

      医院应加强对医务人员的职业道德教育  

        在谈到本案给医疗机构的启示时,王爱民提出五点建议:首先,医疗机构在录用医务人员时要着重考察待录人员的职业道德水平。作为从事救死扶伤职业的专业人员,其道德水准要高于一般群众。第二,医疗机构应加强对医务人员的职业道德教育,提高工作人员的职业道德水准。第三,发现问题应严肃处理,该上报的一定要上报,该行政处罚的要行政处罚,构成犯罪的要及时报案,不能有任何姑息迁就的行为,这样才能杜绝类似事情再次发生。第四,在平时的医疗操作中要分工明确,各司其职,加强透明度,互相监督。对不正常的行为要及时了解,防患于未然。第五,卫生行政部门对于医疗机构出现的问题不能护短,要及时处理。“比如,建立不良记录制度,在任何医疗机构录用人员时都可以通过很透明的人事档案考察发现问题。”

      魏崴认为,通过本案尚不能看出王某所在医院在管理方面存在什么特别的问题,因为不可能奢望医院的管理制度能够把所有的问题都杜绝,“在本案例中,在治疗室配制药物是符合规范的,治疗室每天都定时消毒。如果医院规定医务人员应当着病人的面配置药物似乎可以堵塞漏洞,但是从卫生安全角度来说未必合适。再说如果病人处于昏迷状态,家属缺席还要不要治疗?采用医务人员之间的人盯人防范,那么今后所有的操作都起码必须有两人进行,这是无法进行实操的。”魏医生认为,许多情况下,医务人员的自律应该占有主导地位。

      魏崴认为,医生偷药现象确实存在,但绝不是普遍现象,他指出,更加普遍的“偷药”现象是冒用他人的医疗保险为自己配药或把拿到的药物换取钱财,“这种现象普遍得多,至少门诊遇到的频率远比上述案例多。”

     

       
    我要评论:   查看网友文章评论
    匿名发表  您在以匿名发表时可以输入昵称
       如果您希望使用昵称发表评论请将此复选框钩掉,并在下面输入昵称。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