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导读与索引
  • A01:要闻
  • A02:世界
  • A03:营销
  • A04:监管
  • D01:医院要闻
  • D02:健康专题
  • D03:健康专题
  • D04:医路有你
  • 陈晓兰:以柔弱身躯践行神圣使命
  • 2008 年 3 月 7 日 星期
    前一期  后一期  
     
     
     
    D04版:医路有你
    <上一版  
     
     
     
    高级搜索
    首页 | 本版导航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博客 | 读者论坛 | 旧版电子报
    本版主要新闻 办中国最好的专业报
    医药经济报 2008年3月7日
    收藏 评论 打印 推荐 放大 缩小 默认
     

    陈晓兰:以柔弱身躯践行神圣使命

    ■本报记者 彭鑫 综合报道
      “2007年度《感动中国》人物”对陈晓兰的评语:

      “虽千万人,吾往矣!曾经艰难险阻,她十年不辍,既然身穿白衣,就对生命负责,在这个神圣的岗位上,良心远比技巧重要。作为一位医生,她治疗的不仅是身体的疾病,也让这个环境的机体更纯洁。”

      三月八日,是属于女性的节日。在这一天,少不了有人把女性比作鲜花,娇嫩、艳丽、清雅……无论属于哪种如花的美丽,比外表更美的,是内心对真善美的向往和追求;在这一天,也会有人用水来赞美女性,晶莹、柔和、纯净……然而比这些更能打动我们的,是女性如水一般的力量——看似柔弱,却能战胜一切坎坷与不平。

      总有一种力量,震撼着我们的心灵!

      陈晓兰,一位许久没有穿过白大衣的白衣天使,凭借着她对生命的尊重、对正义的执着,以她长达10年坚持不懈打击假劣医疗器械的行动,感动了中国。

      

      2008年2月17日晚上8点,陈晓兰当选 “2007年度《感动中国》人物”。《感动中国》推选委员于丹,在推荐陈晓兰的时候这样写道:一个弱女子冒着生命危险揭露行业潜规则,她代表了这个社会核心价值的方向。

      追求真 追求美

      鹅黄色的羊毛衫搭配着黑色西装裤,脖子上围了一条褐色丝巾,当陈晓兰在潮水般的掌声中出现在中央电视台“2007年度《感动中国》人物”颁奖典礼的现场时,显得落落大方。

      作为女人,哪有不追求美的,尤其是上海女人。曾几何时,风华正茂的陈晓兰也曾是一位美丽动人的上海小姐,不仅是小伙子们竞相追求的对象,甚至连她的相片都曾经被上海滩的照相馆挂在橱窗里,作为招揽顾客的宣传。然而,当你端详坐在央视主持人白岩松面前的陈晓兰时,你不难发现岁月的艰难已经悄悄地印在了她的脸庞,10年“打假”的辛酸也时时在她眼中闪现。为了追求心中那个神圣而美好的目标,她早已顾不得外在的容貌。

      陈晓兰放弃的不仅仅是这些,出身书香门第的她原本家境殷实,她小时候住在三层小洋楼里,家里甚至拥有两个保姆和自己的裁缝、医生。在开始“打假”之前,身为医生的她不但从来无须为生活发愁,而且非常注重生活的品质和乐趣。原本,她是要为家里购置一架钢琴的,然而在10多年的“打假”历程中,她已经“自掏腰包”用掉了10万多元钱。“本来是要买新房子了,连定金都付了,但是现在医院把我的‘四金’扣住了,我没有公积金不能按揭。”为了“打假”,她已经被迫提前退休、失去了医生的丰厚收入,而且“四金”被“强制封存”,除了公积金不能动以外,她既领不到退休金,也享受不到医疗保险。

      然而,陈晓兰并不后悔,她之所以能够以柔弱的身躯践行一个医生神圣的使命,这其中的动力既来自于母亲的嘱托,也来自于女儿的支持。让我们将时光倒退到11年前吧,在1997年7月的一个早晨,刚上班的陈晓兰被一位病人弄糊涂了。这位病人向她反映:某医生给他开的激光针,一针就要40元,再加上药费就得100多元。贵且不说,关键是这个激光针扎上后不仅很痛,而且让人浑身颤抖……

      “激光针?”陈晓兰从未听过,她决定到注射室去看个究竟,从此以后,她的人生道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在注射室,陈晓兰看到了这种叫做“光量子氧透射液体治疗仪”的仪器,仪器上还印有“ZWG-B2型”的字样。“ZWG”是“紫外光”3个字的拼音缩写,“这是紫外光,不是激光”。陈晓兰当时就道破了“激光针”的玄机。然而,医院的领导却对此大为不满,认为陈晓兰的这一句话,影响了医院效益。尽管陈晓兰据理力争,领导只是不屑地丢下一句:“这个光量子仪器是上海医科大学的陆应石教授发明的,难道人家医学教授还不如你?”

      责任感极强的陈晓兰并未因此就被吓倒,她回家请教了教化学的母亲。母亲不但从专业的角度提出了质疑,而且多方打听,证实了上海医科大学并无陆应石教授此人。这些都使陈晓兰坚定了对“激光针”的怀疑,于是她从医院借回了一套仪器,开始做起了实验。实验结果显示,经“光量子”充氧后,药水中生成了絮状物,若将这样的“药水”输入病人体内,后果可想而知。然而,陈晓兰发现,多数打过针的病人并没有留下病史记录,这意味着无法证实这种针是否会对人体造成潜在危害。

      随后,陈晓兰调查了23位接受过“光量子”治疗的病人,一些接受过10次“光量子”治疗的病人出现了重度感染,而且,有9位病人死于肾功能衰竭和肺栓塞。不久,她又发现与这种治疗仪配套使用的“一次性石英玻璃输液器”的生产许可证编号、产品登记号等是假的。

      另一方面,医院却把“激光针”当作是一棵摇钱树,每天都有病人在医生的建议下排队打“激光针”,最高峰的时候达到了每日80余人次,其营业额占全医院的60%以上。

      “晓兰,你是医生,有些事情病人不懂,你懂,你要维护他们的利益。”母亲临终前的嘱托,陈晓兰一直记在心上。她一直很后悔没能在母亲病重的时候好好地照顾她,母亲的嘱托也就成了她坚持下去的力量源泉之一。陈晓兰的女儿也非常支持她的事业,女儿总说:“妈妈做的都是对的。”不过,与这些相比,陈晓兰认为最主要的,是她觉得自己是一名医生,要对患者的生命负责。

      1998年6月,在陈晓兰多次举报之后,上海市药监部门责令陈晓兰所在的医院停止使用“光量子”治疗,生产厂家被要求停产并回收产品。

      女人泪 英雄泪

      同年11月,陈晓兰所在的医院作出“关于陈晓兰同志自动离职的处理决定”。遭到报复的陈晓兰没有流泪,她没有被打倒,而是继续走在她的“打假”路上。

      陈晓兰发现,在那之后,还有不少医院仍在堂而皇之地使用“激光针”。摆在陈晓兰面前的是两条路:要么就此沉默,要么“以身试针”取得“打假”证据。她决定让自己成为受害者。在去打“激光针”的头天晚上,陈晓兰在床上哭了,因为她母亲有红斑狼疮的病史,患红斑狼疮的病人连太阳都不能晒,更别说纯度很高的紫外线了。当时她父母都去了香港,她害怕自己出意外。

      哭过之后,她却在3天之内先后到4家医院接受了“光量子”治疗,并据此继续向上级相关部门举报。而后,1999年4月15日,上海市卫生局会同医疗保险局、医药管理局,作出禁止使用光量子治疗仪和石英玻璃输液器的决定。当时上海市医保局一位负责人估算,以上海全市1000台光量子治疗仪计,平均每台一天以10人次计,那么就相当于陈晓兰每天至少挽回了40万元的医保费用。在上海横行3年的“光量子”终于作古,而完成这一伟业的,正是这位忘我的“受害者”。

      2000年6月22日,上海市信访办、卫生局等7个厅局就陈晓兰在举报过程中遭受的不公正待遇当面道歉,并奖励她人民币两万元;同时决定将她调到闸北区彭浦地段医院理疗科当医生,由其原所在医院补发她两年的工资,并补缴“四金”。但尽管是向陈晓兰道歉,一位领导还是不忘教育一下这个“刺头”:“陈医生,你可要珍惜这次工作机会啊。”

      听到这样的话,陈晓兰内心的委屈再也无法抑制,她放声大哭起来。她又何尝不想珍惜工作机会呢?但是如果是面对更应该珍惜的东西——医生的使命和荣誉,她宁愿放弃这“来之不易”的工作。

      在新的岗位上工作还不满一年,一种叫做“鼻激光”的新型治疗仪器再次打乱了陈晓兰平静的步调。经她调查发现,这种治疗仪器的注册证号是过期的。怎么办?该不该“珍惜这次工作机会”呢?“掂量一下生命的重量,我还是要管。”陈晓兰在“2007年度《感动中国》人物”颁奖典礼上回忆着当年的情景,平静地对主持人说道。

      在陈晓兰不懈的努力下,2002年4月,上海市药监部门取缔了“鼻激光”。令人心酸的是,这位“打假医生”再次跟她的打击对象“一同下岗”了——院方通知她以“工人编制”退休。然而这一回,陈晓兰没有哭。

      在多年的上访中,陈晓兰不会忘记那一场被媒体称为“一个人的战争”的论证会。当时具体安排论证会的官员在开会的前3天才通知她,使得她无法去请跟她观点一致的专家一同出席论证会。于是,陈晓兰不得不在3天后独自面对那些与她观点对立的专家和官员。论证会前一晚,她把自己关在北京的招待所里苦背医书,背着背着,伤心的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陈晓兰并不是为自己孤立无援的境地而感伤,她是觉得,如果自己“寡不敌众”输掉了论证,那么“全国的老百姓就都跟着输了”。擦干泪水,陈晓兰,这个坚强的女人,在论证会上以自己镇定的表现回击了圆滑的官员和傲慢的专家。

      陈晓兰其人  

      陈晓兰,1952年12月14日出生于上海。1969年3月赴江西插队,1989年完成(医士)中专自学考试,随后进入医疗卫生领域工作,2001年完成(临床医学)大专自学考试,2002年12月31日被通知以工人编制退休。

      十多年来,由于陈晓兰不懈举报而被查处的假劣医疗器械和治疗方法包括:光量子透射液体治疗仪、石英玻璃输液器、鼻激光头、光纤针、半导体假冒的氦氖激光血管内照射治疗仪、血管内激光和药物同步治疗、伤骨愈膜和静输氧。  

      

      陈晓兰其言  

      陈晓兰常说的一句话:“我是医生,我在和生命打交道!我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在陈晓兰的个人主页上,她这样自我介绍:“我是一名医务工作者,是上海市的一名普通医生。近年来,坚持举报国内医疗机构内部以及医械生产企业存在假冒伪劣医疗器械,以及由假劣医械导致的欺诈性医疗服务等问题,得到了有关部门的重视和肯定,也得到了许多同行和普通患者的理解和支持,我深为感动。这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心,将这条医疗打假之路走下去,为和谐社会尽自己的一点微薄之力和义务。”

      陈晓兰的网名是“一个有良知的医生”,她在自己的网文中写道:“我9年来在医疗领域的‘打假’行为均通过正当途径,向医疗机构和医械生产企业的相关主管部门反映,相信法律。我之所以这么做,正是不愿意看到这种加剧医患矛盾、损害社会稳定的现象再继续下去。同时,我在媒体的公开报道中也一直在呼吁解决目前医疗环境中存在的一些不合理现象,尽量使用理性的、建设性的方法处理,而避免用破坏性的消极方法来抗衡。事实证明,我的建议、举报得到了有关部门的重视,并在一些问题上取得了非常有意义的进展。我非常珍惜这种得来不易的良性互动。”

      网友评论  

      Shangshang:看完陈晓兰的事迹,我唯一的感受不是感动,而是崇敬,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她,我只能想到“伟大”。

      受害者N:陈晓兰医生需要的是一个奖杯和一束鲜花吗?不,她更需要的是做医生的权利。对于一位医生来说,这是她的基本人权。当这一权利被剥夺,每个人都不能不哀伤。而让一个好人哀伤是社会肌体的病态。

      一个被您感动、影响的高中生:陈晓兰医生人美心也美,我和我的同学们都非常佩服您的正义、无私与敬业!同时,很重要的——祝晓兰阿姨身体健康。加油!!!

      

      除了真心赞美和进行理性探讨的言论外,在网上各大论坛都会有一些针对陈晓兰的肆意谩骂和人身攻击。对此,陈晓兰的支持者表示:“有些不干净的留言您大可不必在意,那些可能是被您举报过的无德无耻的真正垃圾。”

      她,如此看待生命

      ■百里  

      两性之中,女性扮演着孕育生命的角色,女性对于生命一定有着特殊的理解;医生,一个以挽救生命为天职的职业,医生眼中的生命自然也会不同于常人。那么,陈晓兰这位女医生又是如何看待生命呢?

      当她意识到“激光针”会威胁到患者生命的时候,她义无反顾地站了出来,不顾自己的红斑狼疮家族病史,不顾“激光针”同样可能危害到自己的生命,在“打假”这条路上一直前行。陈晓兰在“2007年度《感动中国》人物”颁奖典礼上说:“医生的职业,它的责任感让我这么做,没有做好,我就必须把它做下去,我有了这样一个选择,没有退路,没有退路……”

      在陈晓兰第一次举报“光量子”之后,她所在医院让陈晓兰在家自学。据消息灵通人士称,突然有一天,医院通知陈晓兰回医院上班,原来,院方背地里组织了4名打手,策划将她打昏后送进精神病院。所幸,一位有正义感的同事提前打电话通知了她。不过,陈晓兰所受的并不仅仅是肉体上的威胁。据悉,某位区卫生局的局长在跟她谈话时,特意安排了一位精神病院的副院长对她进行诊察,显然,这无异于当面辱骂她是精神病。然而,在人身安全、精神安全受到双重威胁的情况下,陈晓兰仍然坚持着自己的事业。

      2003年的一天,陈晓兰准备到北京去上访。在她刚登上列车,正在整理铺位的时候,一位神秘男子便如影随形地出现在她身旁。在软磨硬泡均不奏效的情况下,对方恶狠狠地威胁说:“陈晓兰,你到不了北京!”火车是开动了,恐惧却也开始萦绕在陈晓兰的心头。思前想后,她给母亲的老同学王伯伯打了个电话,说如果她回不了上海,请王伯伯代为照顾她的女儿。事实上,在她母亲临终前,正是将陈晓兰“托孤”给这位王伯伯的,不想,自觉生命受到威胁的陈晓兰竟也托起孤来。

      陈晓兰没有退缩,因为她把白大衣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然而由于她“打假”的行为触犯了既得利益集团,因此她不得不早早地脱下了心爱的白大衣。“医生这个职业是我从小就向往的,我就想,等我死了以后,给我穿上白大衣,带上我的职业资格证离开,那就永远没有人剥夺我做医生的权利了。”陈晓兰曾动情地说道。

      在这个属于伟大女性的节日里,我们应该把由衷的敬意,献给这位崇高的女性,没有穿白大衣的陈晓兰医生。

     

     
     
    我要评论:   查看网友文章评论
    匿名发表  您在以匿名发表时可以输入昵称
       如果您希望使用昵称发表评论请将此复选框钩掉,并在下面输入昵称。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