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导读与索引
  • F01:快读
  • F02:评论
  • A01:要闻
  • A02:要闻
  • A03:人物
  • A04:资本
  • A05:资本
  • A06:管理
  • A07:世界
  • A08:监管
  • A09:市场
  • A10:市场
  • A11:营销
  • A12:品种
  • A13:渠道
  • A14:展会
  • A15:商务信息
  • A16:数据
  • F03:专栏
  • F04:广告
  • TA01:药济苍生
  • TA02:医线
  • TA03:现场
  • TA04:救护
  • TA05:表达
  • TA06:捐助
  • TA07:镜头
  • TA08:医药经济报
  • 地震的时候你在哪儿
  • 安魂曲
  • 倡议书
  • 中国医药商业协会关于号召企业积极行动救助地震灾区的倡议
  • 四川灾区缺啥药
  • 倡议信
  • 2008 年 5 月 19 日 星期
    后一期  
     
     
     
    TA05版:表达
    <上一版  下一版>  
     
     
     
    高级搜索
    首页 | 本版导航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博客 | 读者论坛 | 旧版电子报
    本版主要新闻
    办中国最好的专业报
    下一篇>  
    医药经济报 2008年5月19日
    收藏 评论 打印 推荐 放大 缩小 默认
     

    地震的时候你在哪儿

      这该死的地震

      ■杨建华

      

      这是一个让国人感到痛与苦的时日;这是一个让我终生刻骨铭心的时日;因为它让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死亡的瞬间来临和残酷无情。它就是地震,三十年难遇的地震,7.8级,时间是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

      

      不是压路机

      

      当时的我,正跟公司一位同事及外单位的一个兄弟在仓库谈一个合作项目,我们指指点点之时,突然传来巨大的、轰轰隆隆的声音。我起初以为是压路机驶进了公司,转念一想不可能。我抬头一看,发现高约15米的货架正在不停地晃动,那一瞬间,我的脑子里冒出了两个可怕的字眼:地震!

      这时,外单位的那个兄弟已经拔腿开跑,我随即跟上,不过光滑的地面让我跑得十分吃力。刚到过道,车间的几十名男女已经发疯似地向外冲。我的头顶明显感觉到有如万发炮弹同时爆炸,我心里慌极了,只恨自己少生了两只脚。终于,终于,我跑到了门口。这时,车间里的大部分人员也已经冲了出来。我回头一看,一位女工跌倒在地,正发出撕心的呼喊,我又冲了回去,迅速将其拉了出来。

      这时,这该死的地震已经停住了。我摸了摸胸口,心还在拼命地跳。我开始给在幼儿园上班的妻子打电话,电话已经打不通了。我想骑车去看正在读大班的儿子,但公司马上要我组织检查厂房设施等情况,我只得作罢。

      

      幼儿园惊魂

      

      下午4点钟,我终于收到了妻子的一条短信,让我过去接她。当我骑着那辆已没多少电的电动车匆匆忙忙往幼儿园赶的时候,我在心里祈祷:但愿孩子没事。路上碰到了妻儿,儿子一上前就紧紧抱住我,不停地说:“爸爸,我怕。”我吻了吻孩子那双无助的眼睛,紧紧地握住儿子的手,说:“别怕,有爸爸在呢。”

      妻子开始给我讲幼儿园里发生的一切:当时,儿子正在午睡,妻子正在看编六一儿童节节目舞的资料。突然,她感到莫名的晕眩,发现四周墙壁在不停地晃,桌上的水杯也掉在了地上,接着听到了撕心裂肺的尖叫。地震来了。妻子迅速拉起儿子,拍醒那些正在午睡的孩子。

      房子不停地晃,孩子们有的跌倒在地,有的拼命在哭,儿子跑下楼后又跑了上来,嚷着说:“没有穿鞋子!”拥挤的过道里塞满孩子,幼儿园乱作一团。

      5分钟后,孩子的爸爸妈妈们几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赶到幼儿园,拼命地抓住自己的孩子。妻子在奔跑中跌倒在过道上,有个小孩从她的身上跑过,儿子也跑了上去,抓住了她的手。

      说这些话时,妻子的眼里仍有余悸,我看到了妻子乱发上的灰尘。妻子说,她看到幼儿园旁边一所小学的教学楼已经垮了,两个学生血肉模糊。

      

      厂房不眠夜

      

      走在大街上,男女老少都在议论,都在感叹,都在庆幸。回到家里,匆匆吃完饭,我们便往公司赶。通往公司的路上,许多人正在搭帐篷,他们说还有余震,他们说那些房子都不稳当,他们说这该死的地震何时才有尽头(期间,我明显感到了多次余震)。

      来到办公室,我一上网才了解到了震源,看到了总理赶往灾区的消息,看到了记者们拍摄的触目惊心的镜头,看到了那些死亡人员数字。我突然想起了老家的父母双亲,我拨起了电话,可是电话始终打不通,我的心里感到异常绝望,一直在祈祷:但愿没事。

      晚上,我们在公司休息,公司是轻钢结构厂房,相对安全。看到儿子终于疲惫地睡去,我又电影般地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犹如噩梦一般的镜头,让我此时疲惫不堪的心感到异常的疼,继尔感到异常的痛。

      老家的电话终于打通了,父母无事,心里也宽慰了许多。窗外是成都通往都江堰市的主通道——羊西线,不时有呼啸来去的警车,我知道,那里还有很多人在沙砾废墟里拼命呼喊、拼命哭泣。那一瞬间,我感到了死亡来临的瞬间和无情。我,居然流泪了。

      凌晨4点多,来了一次较大的余震。妻儿都没醒,我醒了。也许我对死亡比较敏感,可是死亡并没有在我身边停留。7点多时,妻儿终于醒来,儿子紧紧抱住我,说怕,那墙老是在摇。我知道儿子因为害怕产生了幻觉,并没有指责他,只是紧紧地抱住他说:“有爸在呢,我们都不怕。”

      电视上的总理不辞辛劳,从一个灾区向另一个灾区赶,记者兄弟一个又一个宛如人间地狱般惨绝人寰的镜头让我感到异常的揪心。地震,这人类莫大的天敌给人类带来了多大的创伤,它在短短几秒时间,就夺去了多少人的生命?

      我看到不停扬着铁铲的解放军,看到了来来往往的医生护士,看到了高高扬起的吊车,看到了小心翼翼的挖掘机,看到了那一具具从钢筋混凝土里拔出来的血肉模糊的尸体,看到了那些眼泪纵模、悲痛欲绝的或老或少的面孔,看到了……,看到了……

      我的眼睛模糊了,这该死的地震。2008年5月12日,我将刻骨铭心,永生难忘,祝愿那些还在废墟下面哭泣的人们,能够坚持到最后,因为坚持就是胜利,坚持就是新生!感谢那些在抗灾一线上辛勤劳作的抢险英雄们,祝你们早日结束这场突如其来的大自然战争!

      

      (本文作者任职于四川沱牌药业有限责任公司非PVC软袋输液生产厂,庆幸的是,这家企业位于成都医药集结区,附近的药厂都没有损失。目前,当地药厂已相继开工,“因为政府已经出面安抚说没有事了,一切都已过去了。”不过,所在城镇虽未出现房屋倒塌,倒是出现了大量人员露宿街头。)

      我的死里逃生

      ■驻沪记者 张莉

      

      5月12日,我在成都上空!

      11点50分,我抱怨飞机晚飞了20分钟;14点20分,我抱怨怎么还没有降落;14点40分,整个飞机上的乘客都抱怨为什么半个小时前说20分钟后降落到现在还没有降落;14点50分,机长通告成都地区“地形发生变化”,空姐解释为“地震”!!!于是大家都庆幸没有降落到灾区,都庆幸自己在天上,当时很多成都的乘客开始担心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大家猜测,地震就是在我们飞行期间发生的,否则不会起飞了,呀呀呀!

      16点,飞机降落在陕西咸阳机场。一降落,大家打开手机,所有往成都的电话都打不通,邻座的一位收到短信证实成都地震了,上海也有短信表示有严重震感!天哇,我们就在两个震动地的上空,避开了这场跨度如此之大的地震。当时我们还不知道地震波及了甘肃、河北、台湾等更多的省市,撼动了大半个中国。

      我的手机有在成都的朋友打来的N个电话记录,还有短信焦急地问我到成都没有,如果到了要赶紧与她会合,一起避难。看到她说“10分钟前成都刚刚爆发了强烈的地震,太恐怖了,我还以为自己快完了!”就10分钟,她自己才跑出11层楼惊魂未定,立即想到了我,实在感动。可是我怎么也打不进她的电话,只好发短信,希望她知道我已经到了西安,很安全。

      下了飞机,我们算是较早迫降到咸阳机场的航班,候机厅的人还不是很多。电视机前聚集了大量乘客,看到CCTV新闻直播,居然是14点28分发生的地震!!我们的降落时间就是14点25分至35分哇!难以想象,我们落地那一刻如果恰好发生7.8级的地震,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感到幸运的同时也有一丝丝后怕。

      出机场的车上,成都朋友妈妈家的电话终于打通了,听她描述惊心动魄的地震,为她和家人的平安欣慰,从加拿大回到成都的另一位朋友也终于和我手机短信互通了,一切都好。采访企业的接机人也在我到达宾馆以后和我联系上,还描述了他在机场经历的地震。13日一早,与该企业经理取得联系,大家都为这次未能成行的采访,半是遗憾,半是庆幸。

      上午10点,电视说机票可以转签,我期望15日领导能让我再去成都!

     

       
    我要评论:   查看网友文章评论
    匿名发表  您在以匿名发表时可以输入昵称
       如果您希望使用昵称发表评论请将此复选框钩掉,并在下面输入昵称。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