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导读与索引
  • F01:快读
  • F02:评论
  • A01:要闻
  • A02:要闻
  • A03:人物
  • A04:资本
  • A05:资本
  • A06:管理
  • A07:世界
  • A08:监管
  • A09:市场
  • A10:市场
  • A11:营销
  • A12:品种
  • A13:渠道
  • A14:展会
  • A15:商务信息
  • A16:数据
  • F03:专栏
  • F04:广告
  • TA01:药济苍生
  • TA02:医线
  • TA03:现场
  • TA04:救护
  • TA05:表达
  • TA06:捐助
  • TA07:镜头
  • TA08:医药经济报
  • 风投猛人发飙
  • 信息播报
  • 2008 年 5 月 19 日 星期
    前一期  后一期  
     
     
     
    A04版:资本
    <上一版  下一版>  
     
     
     
    高级搜索
    首页 | 本版导航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博客 | 读者论坛 | 旧版电子报
    本版主要新闻 办中国最好的专业报
    下一篇>  
    医药经济报 2008年5月19日
    收藏 评论 打印 推荐 放大 缩小 默认
     

    风投猛人发飙

    ■王进
      2005年,在麻州的一家餐馆里,风险投资家克里斯托夫·韦斯特(右)和哈佛教授戴维·辛克莱会晤后,决定成立一家名为Sirtris的生物技术公司。韦斯特出任这家公司的创始CEO兼副董事长,先后为公司私募了3700万美元。

      在韦斯特的领导下,Sirtris公司发展迅速。2007年5月,仅仅成立3年的Sirtris成功上市,募集到6300万美元。

      日前,当葛兰素史克(GSK)宣布以7.2亿美元收购Sirtris时,Sirtris的所有股东都开心无比。作为这家公司的最初投资者、共同创办人兼CEO,年仅40岁的韦斯特自然收益颇丰。

      韦斯特无疑是个真正的行家——他精力过人,先后创办和投资了多家生物技术公司,在业内建立了自己独特的品牌和地位;他在Sirtris公司的作用几乎可与基因泰克的创始人罗伯特·斯万森相媲美。

      

      当年在DNA重组技术刚刚成熟尚未产业化之时,年轻的风险投资人罗伯特·斯万森(Robert Swanson)以10万美元起家,借助斯坦福的试验室,与DNA重组技术发明者之一赫伯特·玻伊尔(Herbert W. Boyer)共同创办了基因泰克公司。

      如今基因泰克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生物技术公司,斯万森已经仙逝,新一代敢吃螃蟹的医药风投猛人在哪里?

      任何重大医学发现和医药发明,从实验室到病床,实现产业化都需要经过漫长、费钱和不确定的研究开发过程。当前投资生物医药的人,对早期项目和公司有太多忌讳,对学术研究既无耐性又无专业眼光。问题是,没有早期投入的风险投资,怎么可能有更多项目被孵化成有前途的技术和产品?谁有当年斯万森创办基因泰克的胆略?谁能接连投资创办并管理几家早期公司?有这样的超人吗?

      拥有哈佛MD和PhD双学位、年轻敢为、行事果断、乐意创业的克里斯托夫·韦斯特就是其中的一位!

      首先是位医学家

      

      拥有哥伦比亚大学学士学位和哈佛医学院博士学位及医学博士学位的韦斯特是少数能够融合学术界理论与实用性资本运作的高手之一,曾被安永评为新英格兰最佳中小成长企业的CEO。

      在麦肯锡工作两年后,韦斯特一直从事生物医药风险投资,特别擅长运作早期创新公司。

      在为Polaris做投资管理近5年中,韦斯特先后共同创办了5家生物技术公司,并担任其中4家的创始首席执行官,其中3家已经上市。

      在Sirtris之前,韦斯特曾创办过Alnylam制药(已上市)、Momenta制药(已上市)、Acceleron制药和Nanosys等公司。此外,在过去的15年中,他还领衔投资了Advion、Athenix、GI Dynamics、Hydra和Saegis等多家生物技术公司,并且作为Polaris风投基金的普通合伙人,帮助和扶植了数十家生物技术公司。

      令人称奇的是,在加入Polaris风险投资公司之前,韦斯特从来没有创办过任何公司,也没有为任何初创企业工作过一天。

      韦斯特将其风投的成功之道归咎于科学训练。他一直坚定地追踪一流科学期刊的新进展。当一个新的成果出现,或一个新的领域开辟,只要看起来很有希望,他就会马上游说相关科学家共同开办公司。

      

      没有产品也敢投

      

      几乎每年创办1家公司,其中3家公司上市,同时还对另外5家公司主投,这实在是个了不起的纪录。

      不过,这个纪录在创立之初并非没有争议。Momenta和Alnylam是目前公认的在商业化和新兴科学方面极为出色的公司。但当这两家公司上市时,还没有一个产品在临床试验阶段,因此遭来业内大量的批评,认为IPO上市为时过早。

      “缺乏可预见的商业模式”,“没有产品,很可能误导投资者”……在Nanosys准备上市时,韦斯特受到了尖锐的指责。韦斯特是这家纳米技术公司的共同创始人,但并没有担任这家公司的CEO,而且当时公司没有一个上市销售的产品。

      当这些公司宣布要上市公开募资时,资本市场对这些IPO项目并无多大的兴趣:Alnylam的售价为每股6美元,仅为承销商建议价格的60%;Momenta的定价为每股6.50美元,只有投资银行家预期的一半;Nanosys在没有定价之时就撤离了IPO的注册备案,准备改日择机上市。

      但韦斯特还是坚信这些公司最终能够吸引机构投资人。

      这些公司逆流上市数月之后韦斯特才有理由微笑。到第三季度后,Alnylam的股价已回升至每股7美元,Momenta每股接近8美元。“夏季绝对是走IPO之路的正确时间。”韦斯特如是争辩。

      

      擅长领域总有机会

      

      韦斯特懂专业、有远见和耐心,他相信在擅长的领域中总有改变世界的机会。“如果RNAi技术能成为一种新的治疗方式,那就应该尽早进入这个领域。”韦斯特仍有很多需要证明的见解。

      韦斯特做为投资公司的普通合伙人只有4年多的时间,虽然有3家上市公司,但都还年轻,还需要时间来考证。其他投资仍在培育中,韦斯特期待在产品研发有实质性进展,在资本市场回暖之时能成功退出。

      韦斯特虽然是个和蔼可亲的投资者,却不怕承受风险,愿意与创新性的技术领先公司同舟共济,不忌讳随时将投资和管理的公司放进资本市场IPO,尽管有时他与传统智慧唱反调。

      年纪轻轻的他,已用业绩显示其在生物医药投资领域的杰出地位。他的投资风格和态度值得科学家们欣赏和业内投资同行效仿。

      韦斯特说:“公司成立和运作所带来的经验和知识极为宝贵,虽然多半是失败的教训,但得到了勇气和智慧。我努力工作,说服科学家共同创业,吸引投资者参与支持,希望我的投资和管理不让人失望,这就是我的动力。”

      新闻链接

      GSK揽入Sirtris

      ■石军  

      葛兰素史克(GSK)日前同意以7.2亿美元收购Sirtris制药公司,将以现金收购Sirtris公司的所有股票。并购双方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双方公司董事会已经批准了这项并购,预计将在第二季度完成交易。不过,该交易还须得到监管部门的批准。

      7.2亿美元的总收购价格相当于GSK以每股22.50美元收购Sirtris公司,这一价格比当天Sirtris公司的收盘价12.23美元高出84%。

      成立时间只有3年的Sirtris公司,在去年5月公开上市之前一直靠风险投资基金在背后支持,去年5月首次上市时开盘价为每股10美元。

      Sirtris公司的研究重点是一种名为sirtuins的酶。sirtuins与人体衰老过程有关,有可能限制人体对卡路里的摄入。而红葡萄酒中一种经过改良的提取物白藜芦醇(resveratrol)有可能刺激sirtuins。目前,Sirtris公司正在对2型糖尿病进行resveratrol的临床试验。研究发现,resveratrol可能降低用高脂肪饮食喂养的老鼠出现糖尿病、肝脏问题以及与脂肪有关的副作用的几率。

      今年4月初,美国FDA确认了resveratrol的孤儿药地位,用于MELAS综合征。一旦FDA批准该药,Sirtris公司将拥有7年resveratrol的独家销售权利。

      去年,另一项研究发现,还有两种sirtuins可以防止细胞损伤,为其减缓衰老提供了一种可能的作用机制。

      GSK希望保留Sirtris公司现有在剑桥市的60名工作人员,计划继续将Sirtris作为一家自主的药物发明部门经营,而Sirtris公司CEO和共同创办人韦斯特和管理层其他成员的职位将保持不变。

      韦斯特表示,虽然他一向喜欢不断地创办风险创业公司,但这一回计划长期留在Sirtris公司工作,因为公司有着开发治疗老年病的潜力。

      这次交易是生物技术企业被大型制药公司揽入怀中的一个最新例子。仅仅在两周之前,日本武田以88亿美元收购了Millennium制药公司;去年秋天,辉瑞以1.64亿美元收购了Coley制药公司;百时美施贵宝则以4.30亿美元收购了Adnexus治疗公司。

      一方面,许多生物科技企业虽然创业历史较短,但研制的实验性药物前景看好,并且有朝一日可能成为重磅炸弹药物。另一方面,随着品牌药陆续失去专利保护,大型制药企业一直积极地向生物科技企业抛出绣球,以弥补日渐萎缩的新药产品线。

      波士顿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全球生物科技负责人Glen Giovannetti表示,这类交易行动已经变得越来越普遍,也反映出当地生物科技创业市场正在健康发展。

      花絮

      韦斯特“十最”

      最好的日子

      早起与家人共进早餐,步行去工作;工作时间在实验室与临床团队交流;与家人共进晚餐,并陪伴他(她)们入睡。就这么简单。

      最添竞争力的个性

      关心同事,有责任感和幽默感。

      最有影响力的导师

      菲利普·夏普(Phillip Sharp),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和Biogen的创始人,我的博士生导师。

      最爱的书籍

      约瑟夫·海勒(Joseph Heller)的“Catch-22”(《赶上22》)。

      最大的遗憾

      在学校花费太多年。

      最想会晤的人

      Larry Page和Sergey Brin,谷歌的创始人。

      最喜爱的餐厅

      布鲁克林市灯塔街上的Busy Bee Diner餐馆——那儿正是Momenta 制药、Alnylam制药和Sirtris制药的发祥地。

      最喜爱的身份象征

      与Sirtris公司的共同创始人戴维·辛克莱分享公用的小小办公室。

      最喜爱的座右铭

      “人的涉及面应当超过其可及范围。”——罗伯特·布朗宁(Robert Browning)。

      最想做什么如果一切可以重来

      大提琴家。

     

       
    我要评论:   查看网友文章评论
    匿名发表  您在以匿名发表时可以输入昵称
       如果您希望使用昵称发表评论请将此复选框钩掉,并在下面输入昵称。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