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导读与索引
  • F01:快读
  • F02:专栏
  • A01:要闻
  • A02:要闻
  • A03:人物
  • A04:市场
  • A05:资本
  • A06:监管
  • A07:监管
  • A08:数据
  • A09:营销
  • A10:商务信息
  • A11:广告
  • A12:渠道
  • F03:世界
  • F04:研发
  • C01:药店要闻
  • C02:圈内视
  • C03:连锁桥
  • C04:高管线
  • C05:竞技场
  • C06:商学院
  • C07:医药苑
  • C08:俱乐部
  • FDA“变形”记
  • 总结往昔,谋划未来
  • 浙江维康中高层管理人员宣誓就职
  • 责编/范晓艳 美编/王美君
  • 2009 年 8 月 31 日 星期
    前一期  后一期  
     
     
     
    F03版:世界
    <上一版  下一版>  
     
     
     
    高级搜索
    首页 | 本版导航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博客 | 读者论坛 | 旧版电子报
    本版主要新闻
    办中国最好的专业报
    下一篇>  
    医药经济报 2009年8月31日
    收藏 评论 打印 推荐 放大 缩小 默认
     

    FDA“变形”记

    ■丁萍
      为了挽回系列安全性召回事件对FDA形象的打击,FDA新局长Margaret Hamburg计划在本月上旬开展对违法食品药品生产企业的专项打击。图为Margaret Hamburg。

      (图片来源:美联社)

      

      表态

      办事戒拖拉

      FDA新任局长Margaret Hamburg自5月就职以来,一直在强调要在药品和食品安全方面采取更加果断和快速的反应。她在8月6日的一次内部讲话中指出,FDA内部存在一种官僚拖拉的作风,互相“踢皮球”,搁置或拖延重大事件的查处和决定。这是她在任期间不能容忍的事情。

      她认为,正是由于FDA对某些违规、违法行为的查处程序过于漫长,才使得违规企业和行为得不到及时查处。因此,FDA决定在机构内部进行整改,加快调查取证和处罚实施进程,确定查处后再检查的最后期限,以及改进发出警告信之后的随访行动,尽快在第一时间采取更为迅速、果断的行动。

      据Margaret Hamburg介绍,如今查出有问题的公司必须在15天内对FDA的检查结果和信件做出反应;而特定情况下,FDA可能会在正式发出警告信以前就对相关公司采取行动,不像以前那样行动前还需要经过几轮和企业的沟通和信件来往。

      【画外音】 FDA从严、从速处置违规事件,对保证百姓的药品、食品质量安全是一件好事,但对产业界来讲则很麻烦。事情本身不复杂,相关的药品和食品管理法写得很清楚,但由于FDA的多变,企业很难掌控监管部门的执法力度并采取应对策略。在这种情况下,企业界需要有经验的人来管理,需要通过培训和制度化管理防范违规行为和质量漏洞。

      审议

      药品重安全

      7月10日,FDA批准礼来的抗血栓新药Effient,8月13号,FDA顾问小组投票赞成批准安进的骨质疏松治疗药物denosumab上市。在对这两个药物的审核过程中,FDA和专家委员会都极为谨慎,对适应症的把关比以前更严格,一般只给相对安全和有足够临床数据的适应症发“通行证”。

      礼来抗血栓新药在FDA的审批过程被一再推迟,其中的重要原因可能是FDA同意批准的适应症和礼来希望获得的适应症有差距,FDA要求礼来提供更多有说服力的数据。最后的结果是,先让该药上市,但限制其使用范围。这种谨慎的考虑或许是明智的,但对礼来则不利,该药的适应症不如赛诺菲和施贵宝的波立维宽,加上波立维的专利将在两年后到期,留给礼来广泛铺货促销的时间已不多,在这两个不利因素的影响下,礼来新药想要达到预期的几十亿美元年销售额恐怕有困难,除非企业近期内能公开更多有说服力的临床数据。

      至于denosumab,FDA顾问委员会只允许其用于患有骨质疏松症的绝经期妇女和少数接受前列腺癌治疗的男性患者。因为在临床试验中,治疗组的癌症发生率较高(与对照组和安慰剂组相比),但无明显的统计学差异。考虑到现有的骨质疏松治疗药物也有一定的毒副作用,估计只有在denosumab获得更多的临床Ⅳ期数据以后,监管部门才有可能放开其他适应症。尽管顾问委员会的审批结果还有待于FDA的最后审核,但分析师们认为即使该产品的其他适应症暂时得不到批准,也不会影响其商业价值和市场销量。预计到2015年,该药的年销售额将突破50亿美元。这是安进寄予厚望的下一个重磅药。

      在对已上市药品方面,6月30日,FDA组织了一个37人专家组对常用镇痛药的安全问题进行全面审议,提出了一些全面整改建议,专家们以21∶16的投票结果要求泰诺等药物降低日用最大剂量,并以20∶17的投票结果要求处方药Vicodin 和Percocet撤市。原因是对乙酰氨基酚是导致美国人肝功能衰竭的主要原因,每年有5.6万人因用药过量而进急诊,200人因服药过量致死。而泰诺的主要成分就是对乙酰氨基酚,Vicodin 和Percocet则是含有对乙酰氨基酚的复方药。FDA此前已对含有对乙酰氨基酚的儿童退烧药的适应症年龄做了严格限制,此次对含有对乙酰氨基酚的镇痛药进行最大剂量的限制和修改标签尚属首次。被要求禁售的Vicodin和Percocet可能会被给予黑框警告标识。

      【画外音】 FDA此次对药品安全性的监管动作力度之大前所未有,看来药品安全专家出任FDA局长后,FDA可要动真格的了。

      人事

      高层有动荡

      据《华尔街日报》8月12日报道,FDA高层两员大将,一人接受利益冲突调查,一名自动离职。

      FDA药物评价和研究中心主任Janet Woodcock目前正在接受美国卫生部督察长的调查。据称,制药公司Amphastar声称其竞争对手Momenta Pharmaceuticals与Woodcock有特殊的关系和沟通渠道,这两家药厂都在开发一种抗血栓的化学仿制药。FDA发言人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正在对这项指控进行调查,但不希望安排Woodcock接受采访并对此发表评论。

      负责FDA内部医疗器械司审批的高官Daniel Schultz在8月11日宣布将自愿辞职,离职是与FDA新局长“通过相互协议”所达成的共识。《华尔街日报》指出,美国国会议员Chuck Grassley正在调查部分医疗器械和设备不顾FDA科学家和医生反对强行批准上市的问题,而FDA正是审批医疗器械和设备上市许可的唯一机构,FDA内部人员也对类似情况有所举报。如此看来,Daniel Schultz的离职是否为一种既往不咎的体面离职,人们不得而知。

      【画外音】 从这两位高管被查处和离职的消息来看,FDA正试图营造廉洁公正的形象。

      检查

      印度药厂又被查

      FDA检查人员最近很忙,据《华尔街日报》8月8日报道,他们刚完成在密歇根州Caraco药业的现场考查,马上又直奔密苏里州St.Joseph市的梯瓦(Teva)动物药品公司检查,再到多伦多北部的Apotex药厂现场检查。

      检查人员发现,梯瓦兽药掺假以及许多违反GMP管理条例的现象,其中包括未按规定拒绝不符合标准的药品或半成品过关、未能很好地维护保养设备并建立质量控制单元。目前,FDA已经禁止这家公司生产和销售产品,直到其重新达到GMP管理标准,并获得FDA认可。FDA的这次检查行动于2007年6月开始,延续至今年6月才完成抽查检查。梯瓦公司发言人表示,公司对存在的缺陷感到遗憾,并已采取了纠正措施,包括产品分析、雇员再培训、设备和进程的重新验证。

      Apotex药业的处境与此类似,该企业的非无菌药物口服固体制剂产品生产收到了FDA有“重大”缺陷和GMP偏差的警告表483。据知情人士透露,Apotex药业没能向监管机构提交有关产品污染、变质或规格偏差方面问题的资料。

      此次突击检查是FDA继6月发现仿制药制造商Caraco药业存在严重违规问题、查封该药厂产品并关闭生产线后的又一波大检查。Caraco药业是印度太阳制药工业公司的子公司,该企业被FDA查处后,已于7月下旬被正式提起诉讼,结果导致太阳制药母公司利润下滑了67%。

      【画外音】 FDA这一波扫荡式检查似乎把重点放在了国外药厂及其在北美的工厂,以前FDA对国外药厂的检查频率不高,因此倍受媒体和国会指责。现在FDA增加了经费和人员,其对国外厂家的检查力度也明显增加。看来,国外药厂要想在美国建立良好的品质形象,还得多加小心。

        本土药厂不偏袒

      美国本土最大的仿制药厂Mylan药业也遇到了FDA现场考核的麻烦。据《华尔街日报》披露,7月下旬,《匹兹堡邮报》报道称Mylan药业员工在生产药品过程中“经常忽略和无视计算机生成的有关可能出现问题的警告”。这是严重违反GMP生产管理的事件。

      Mylan药业立即对这一报道做出回应,并于7月27日对外发布了一篇题为《FDA的决定,所有指控是毫无根据的》声明,表示公司已就文章报道的事件与美国FDA进行接洽,“FDA在7月27日派员访问了公司在西弗吉尼亚州摩根敦的制造工厂,经过现场检查已确定,文章的报道是毫无根据的指控。”

      但是FDA的说法似乎有所不同。7月29日,FDA负责处理药厂规范生产及相关政策事务部门的局长助理办公室专门对此发表声明称:“(本事件)涉及违反美国FDA操作规程指控的调查还在进行中。”不过,8月13日,FDA发布消息称,已结束对该药厂的现场调查,没有发现重大缺陷。

      【画外音】 FDA对Mylan药业的检查算是一个特例,但事发原因并非FDA的例行检查,而是在媒体披露后所做的检查。不过,结案速度似乎很快,没给Mylan药业带来较大麻烦。

      IRB公司因虚假审核破产

      按照GCP的要求,任何新药临床试验都必须通过IRB(机构伦理审查委员会)的严格审核才能在某一医疗中心或临床试验基地进行临床试验。IRB的主要职责是保护临床试验受试人的安全和利益,因此临床试验必须在获得IRB的签字批准后才能继续。

      据《华盛顿邮报》3月11日报道,美国政府对一家营利性IRB公司进行了卧底调查,由美国审计办公室(GAO)针对一个虚假产品,提出一项虚假的医学研究方案,调查营利性IRB审查委员是否充分监督医疗试验。结果,美国一家名为“海岸IRB”的审查委员会未经仔细核实调查,只对临床方案做了很小的改动,就顺利“批准了事先虚假设置的人体临床研究项目,尽管我们只是一个虚假公司,用的是伪造证书和一个未经验证的医疗设备”。GAO在一份报告中写道。(该报告虽然没有点“海岸IRB”的名,但GAO在国会作证时点了名)。

      4月中旬,FDA表示,海岸IRB公司已同意停止接受和审查任何FDA批准的新药临床IRB审批,并指示其研究人员暂时终止正在进行的FDA批准的临床研究项目的病人或志愿者招募工作,已批准的临床试验可继续,直至有另行通告,预计约有300多项研究、涉及约3000名研究者的项目可能会因此受到影响。而海岸IRB首席执行官Daniel Dueber则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公司正配合FDA进行调查,并在公司内进行彻底整顿,旨在为受试者提供超越现行法律所要求的保护水平。相关工作包括“设立新的IRB,建立新的标准作业程序并实施更为频繁的内部审计工作。”

      外界原以为,海岸IRB能通过裁减人员、内部整顿和与FDA沟通逃过一劫。孰料由于公司监管不严、弄虚作假名声在外,导致部分大客户流失和终止合约,公司首席执行官不得不在4月23日宣布公司被迫关闭、实行破产保护。

      【画外音】 商业诚信和服务质量关系企业的信誉和生命,海岸IRB的作弊行为最终导致了企业破产,教训是非常深刻的。

     

       
    我要评论:   查看网友文章评论
    匿名发表  您在以匿名发表时可以输入昵称
       如果您希望使用昵称发表评论请将此复选框钩掉,并在下面输入昵称。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