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01:快读
  • F02:专栏
  • A01:要闻
  • A02:企业脉动
  • A03:升级问道
  • A04:资本诉求
  • A05:专版
  • A06:营销
  • A07:专版
  • A08:流通
  • A09:人物
  • A10:商务信息
  • A11:研发
  • A12:专版
  • F03:环球
  • F04:要闻
  • B01:新社区
  • B02:深呼吸
  • B03:高血压
  • B04:糖尿病
  • B05:妇儿院
  • B06:慢病线
  • B07:药学堂
  • B08:国医馆
  • D01:基层医院
  • D02:时事汇
  • D03:春季平喘
  • D04D05:春季平喘
  • D06:新知社
  • D07:众言堂
  • D08:医家荟
  • D09:县乡镇
  • D10:抗感染
  • D11:消化线
  • D12:泌尿系
  • D13:心视点
  • D14:心视点
  • D15:血液科
  • D16:肿瘤学
  • 医生: 我有没有权利抱怨?
  • 医院凭什么向输液 患者收“座椅费”
  • “太负责”吓跑外国病人
  • 责编/张洁云 美编/陈铁毛
  • 数字报首页              本版导航              版面导航             标题导航            旧电子版            网上订报
        医药经济报 2011年3月7日 D07版
     |  | 

    “太负责”吓跑外国病人

    文 上海市松江区中心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教授 李苏华
      现在的医院对病人似乎越来越负责,一住进医院,医生和护士就会态度和蔼地告诉病人禁烟的条款,病人要签名。还要签署委托人的书面文件,在病情知情同意书上签字。常常医生还要不厌其烦地给病人或家属谈话,介绍病情,让他们了解可能的风险,一些治疗方案还要患方表态及签名等等。有时病人不同意医生的用药,这样治疗方案就不得不修改。

      表面上看起来,医院对病人越来越负责,病人觉得自己的权力越来越大,好像给自己维权有了保障。其实这不过是些表象。我们可能已经习惯,但外国人却不认可。

      在这里给大家讲一个故事。一位马来西亚的年青人,因突发剧烈胸痛而转入我院,他除了也要与医院签很多书面文件,还被很多次地谈话介绍病情,因为刚入院时他的诊断并不清楚,所以医生就像给上级医生汇报一样,给他分析了病情,详详细细地说出了若干可能。过了两天,诊断确定了是变异性心绞痛,医生要给他用点抗凝药,而这类药会有一些副作用,有的副作用可能还会挺严重,所以又要他签了字。每天医生都要给他谈话,分析介绍病情,书面签字等事务。他烦了,因为他说在他们所在的国家,从来就没有这些烦琐程序。他恼火地对医生说:你们是医生,我是你们的病人,你们应该怎么治疗就怎么治,干嘛还要给我说这么多废话,他觉得中国的医生对他的诊治没有把握,于是第三天他就强烈要求出院了,出院时他还被要求在“自行要求出院,一切后果自负的”文字后签了名。

      可能在国外,病人把自己交给受人尊重、社会地位高、医术规范的医生是完完全全放心的一件事,而我们的医生连定个什么治疗方案有时都还要患方的参与,病人一方总是觉得医生的治疗明明有明显的副作用却还要继续,由此非常反感,而且常为这个投诉或产生医患纠纷。他们却不知道,万无一失的治疗方案是几乎没有的。在国内我们的医生要把这些告诉病人,而在国外却不需要这样,因为很多问题都是常识。

      其实在国内,医患之间产生隔阂的根本在于患者对医生缺乏应有的信任,这实际是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心灵疏远的一个缩影。社会的这些毛病若继续存在,改善医患关系恐怕要走的路还有些遥远。

    (本文版权归医药经济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我要评论 查看网友文章评论
    用户名:     匿名评论 如需匿名评论,请在框内打上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