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01:快读
  • F02:专栏
  • A01:要闻
  • A02:企业脉动
  • A03:升级问道
  • A04:资本诉求
  • A05:专版
  • A06:营销
  • A07:专版
  • A08:流通
  • A09:人物
  • A10:商务信息
  • A11:研发
  • A12:专版
  • F03:环球
  • F04:要闻
  • B01:新社区
  • B02:深呼吸
  • B03:高血压
  • B04:糖尿病
  • B05:妇儿院
  • B06:慢病线
  • B07:药学堂
  • B08:国医馆
  • D01:基层医院
  • D02:时事汇
  • D03:春季平喘
  • D04D05:春季平喘
  • D06:新知社
  • D07:众言堂
  • D08:医家荟
  • D09:县乡镇
  • D10:抗感染
  • D11:消化线
  • D12:泌尿系
  • D13:心视点
  • D14:心视点
  • D15:血液科
  • D16:肿瘤学
  • 章蓓:创新没有原点
  • 赵超:中医药创新发展应有国家战略
  • 责编/何华虹 美编/单智文
  • 数字报首页              本版导航              版面导航             标题导航            旧电子版            网上订报
        医药经济报 2011年3月7日 A09版
     |  | 

    章蓓:创新没有原点

    ■驻沪记者 魏赟
      章蓓:礼来中国研究副总裁

           礼来(中国)研发有限公司总负责人  

      如果一定要为章蓓的人生经历画一个轨迹,那么她只是上世纪80年代出国留学人员中的一份子,没有太多与众不同的地方。如今,她又是归国潮中的一员,这个契机来源于礼来中国研发中心的成立。

      从中国到美国再到中国,可以在地图上画一个圆,但这并不等于回到原点。她在生物医药学领域的成就被国际同行毫不吝啬地用“eminent(非凡的、杰出的)”来形容。她是糖尿病治疗新药二肽基肽酶-4(DPP-4)抑制剂研发的主要贡献者和项目负责人,参与了从最初干预靶点的选择、化合物筛选策略的确定直到药物开发的整个过程。她还在《Science》、《Nature Medicine》等学术期刊和杂志上发表了100余篇论文,这个数字足以让非常多的科学家惊叹。

      去年11月2日,礼来在上海宣布针对中国糖尿病患者成立研发中心。那一天对章蓓而言有特殊的意义。她穿了一身红色的套装,显得喜庆而又端庄,看不出一丝作为跨国药企中国区高管“理论上”应该具有的霸气。如果不是这个研发中心成立,她应该会在默沙东实验室继续担任资深总监和糖尿病研发部主任。但回国的契机就这么一瞬间来临,她也毫不犹豫地作出了决定。

      回国的这4个月,她一面忙着建大楼,一面忙着招“大师”,同时一些实验项目也开始着手推进。从无到有要建立一个研究中心,这对她来说是前所未有的经历,充满挑战,但同时也充满乐趣。在忙碌的节奏中,她在中国的一切已经完全展开。

      章蓓说她很喜欢读小说,在频繁出差的旅途中,读小说成为放松心情的最佳方式。她喜欢文学类的小说,但更青睐有比较复杂故事情节的一类。瑞典作家斯蒂格拉森写的三部曲《龙文身的女孩》、《玩火的女孩》以及《直捣蜂窝的女孩》,是她最近爱不释手的小说。小时候她也曾对中文小说充满兴趣,但现在走进书店,满满地挤在书架上的小说却让她有些不知如何下手。“有什么中文小说可以推荐给我吗?”她说。

        对话章蓓

      医药经济报:中国糖尿病研发中心已运作了一段时间,您作为负责人对它将来的发展有什么规划?

      章蓓:我们首先确定研究的方向。第一步是要认识糖尿病在中国病人中的一些特征,利用现有的科技手段,例如对基因组的测序,了解西方人群和中国人群的一些特异性,从而加强对疾病机制的了解。通过寻找针对中国病人的治疗糖尿病的靶点,建立细分课题;借助生物、化学和其他各方面的研究工作,筛选新药,最终目标是把这些新药“送”到临床试验阶段。这会是个漫长的过程。

      另外,还要与大学和科研院所建立很好的合作关系,使我们的研究工作达到比较高的水准,合作也更有利于靶点的寻找和对中国糖尿病研究的进一步深入。

      我们的工作从寻找靶点开始,但这不是全部的工作。不同研发阶段的项目我们都有兴趣。我们会进行不同阶段的课题研究,这能使成功的几率更高一些。

      最近礼来也和德国的一家医药公司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有4个准产品已经在Ⅱ期和Ⅲ期的临床研究当中。我们希望把最好的新药用最快的速度提供给患者。

      我觉得中医药也是我们要研究的一部分。中医和西医的想法确实不一样,当初也曾有人和我说,一些糖尿病药物是通过调节本身的胰岛功能来起效,这和中医的理念比较接近。这给了我一个启发,中医是门非常深奥的学问,或许也有很多我们可以借鉴的地方。我们现在是广泛地考虑各种可能的研究方向,然后选出最佳的研究方案,而且在不同的阶段,可能会采取不同的步骤。

      

      医药经济报:您一直在生物化学领域进行研究,有非常多的科研成果。这其中,有哪些试验项目您觉得印象比较深刻?

      章蓓:我在做博士研究生的时候,曾经从分子生物学的角度研究一种代谢疾病,Maple syrup urine disease,也就是枫糖尿综合征。患该病的小孩生下来就会有神经损伤,存活时间很短。牛也有一种疾病与此非常相似。当时我们的实验室来了一位澳大利亚的访问学者,他带来了他们病牛的样本。我们做了基因测序之后发现,病牛的BCKDH酶发生了突变,不能代谢一些氨基酸,这些氨基酸积累以后对脑部神经产生损伤。这个研究结果后来发表在Journal of Clinical Investigation。那位访问学者回到澳大利亚后,寻找到有这种基因突变的种牛,就把这个类别的牛从种牛中剔除。这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工作。

      同样的,人患有枫糖尿综合征也是BCKDH发生了突变,虽然我们现在还没有基因治疗的办法,但至少我们知道了这是一个病因,对药物研发还是有很大的帮助。

      

      医药经济报:科研需要特别的严谨,您求学的过程中哪一位导师对您的影响比较深刻?

      章蓓: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我觉得我的博士导师对我的影响很大,除了因为他治学严谨,还因为他待人诚恳。他在印第安纳大学做系主任的时候,非常忙,除了管理工作要做,还要教书。每个周末他都是在实验室工作,我那时候是研究生,每个周末也要去。我们就有很多的交流,有时谈工作,有时谈人生。

      有一句话他一直跟我说,在做科研时,有的人图快,要把科研结果尽快发表,你不要只图快,一定要图对。虽然有的时候要花多一点时间,但最要紧的就是要找到对的答案,这就是他治学严谨的表现,到现在我也是这么来做的。

      

      医药经济报:回国4个月,您认为现在中国医药产业的发展处在什么样的阶段?中国的企业仿制药居多,创新能力还比较欠缺,您会对这些企业给予什么建议?

      章蓓:我回来后就觉得中国的变化非常大,进步非常快。其实过去的两三年我已经回来了很多次,看到已经有很多跨国药企在上海、张江建立研发中心,这本身就体现了中国的研究水平在不断提高。我觉得这是非常可喜的。

      中国有很多人才,也有很多做研究的优势。总的来说,新药开发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需要有很多经验。我觉得中国在这方面还缺乏一些经验,因为开始做医药的历史还不是很长。很多中国的医药企业做仿制药,或做一些中草药,创新药不太多。但我觉得这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在今后肯定会有很大的进展。

      另外一点,我觉得中国中草药是一个宝库,但是需要去开发,需要用很科学的方法发掘出来。这也是我们要做的一部分工作。

      

      医药经济报:现在个性化治疗是比较流行的概念,您认为,在糖尿病治疗领域,如何导入个性化治疗?

      章蓓:简单地说,个性化治疗就是根据不同的疾病有针对性地进行治疗。肿瘤治疗在这方面走得比较前沿。代谢性疾病在往这个方向走,但是比肿瘤治疗挑战性更大。肿瘤多是一个或两个基因突变造成的,代谢性疾病可能是由多种基因或者加上环境因素造成,但是也可以通过我们的一些研究工作来有针对性地进行治疗。例如有的人是因为胰岛素分泌功能下降,有的人因为胰岛素的拮抗性比较强,那么就要区别性治疗。

      还有,亚洲人群和欧美人群之间糖尿病的发病基因也有不同,所以同样的药物可能不同的人群效果差异比较大。我们的工作就是想办法先理解这些机理,然后开发针对性的药物,相对来说这还是早期的研究,今后几年应该会有更大的进展。

    (本文版权归医药经济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我要评论 查看网友文章评论
    用户名:     匿名评论 如需匿名评论,请在框内打上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