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01:要闻
  • A02:市场
  • A03:监管
  • A04:环球
  • CF01:金策划
  • CF02:评论
  • C01:药店经营周报
  • C02:深度
  • C03:视点
  • C04:连锁
  • C05:门店
  • C06:商品
  • C07:多元化专刊
  • C08:保健
  • C09:美妆
  • C10:器械
  • C11:促销
  • C12:管理
  • C13:国粹讲台
  • C14:中药
  • C15:医苑
  • C16:专版
  • CF03:供应商
  • CF04:乐吧
  • ZF01:智慧公社
  • Z01:目录|深度挖掘 不做“凡客”
  • Z02Z03:领导者·社长
  • Z04Z05:领导者·总编
  • Z06Z07:执行似刀·“微”言大义
  • Z08Z09:执行似刀·“微”言大义
  • Z10Z11:执行似刀·无“微”不至
  • Z12Z13:执行似刀·见“微”知著
  • Z14Z15:激情·磨刀
  • Z16Z17:执行似刀·磨刀
  • Z18Z19:激情·团队
  • Z20Z21:激情·团队
  • Z22Z23:激情·读书
  • Z24Z25:激情·互动
  • Z26Z27:激情·互动
  • Z28Z29:激情·江湖
  • Z30Z31:祝福·展会
  • Z32:后记
  • “流通”让我成为“我们”
  • 数字报首页              本版导航              版面导航             标题导航            旧电子版            网上订报
        医药经济报 2011年6月3日 Z24Z25版
    收 藏 评 论 打 印 推 荐

    “流通”让我成为“我们”

    ■范晓艳
      今年接手做“流通”版,开始了我的漫漫约稿路。

      “营销”版在操作几年后,已经渐上轨道,一般有五六期备稿,相比之下,“流通”接手时“一穷二白”,这让过惯了“富裕生活”的我十分焦虑。我想起了年初报社外出拓展的心得:没找到工作规律时,你会干得非常艰难,不断试错,不断碰壁,一旦找到了那个“一”,接下来的工作将势如破竹。工作一段时间后,事业会进入停滞期,能否更上一层楼,取决于你能否找到转折点“MNO”(六)……没关系,我正在寻找“MNO”嘛。  

      热心的“你们”  

      一位热心读者支招,不妨在版面征集读者关注话题。我做了,一位读者提出,想了解河北的商业并购趋势,我跟老朋友王高俊提了一下,他满口答应,但交稿日并无消息。“三八”节(约稿期满次日)晚,他拨通了我的电话:“稿子我写得差不多了,但是这两天王亮来找我啦(亦是一个老作者),我们哥俩喝了两瓶白酒、两瓶碑酒,今天恐怕交不了稿。你就是我们的‘媒人’啊,通过你,把我们两个人给连了起来,真感谢你。”我不能忘了重点:“明天能交稿吗?”王高俊:“如果王亮不骚扰我的话……”喝醉了还不忘稿约,真是感动啊。

      光发掘商业选题显然不能“脱贫”,好在零售这块也是流通版关注的内容。翻看刘虹给我的零售作者资料,李忠玉只有一个邮箱,上网搜搜,他的文章定位比较合适,虽然光发电邮未必能联络上本人,但抱着侥幸心理,我还是给他发了一份约稿函:“李忠玉老师,您好,我是《医药经济报》‘流通’版编辑范晓艳,想约您为本版撰写一些关于零售业态和结构调整方面的稿件,本周能否供稿1篇?盼复!谢谢!”

      晚上回到家里,打开邮箱,竟然看到了他的回复:“我本周在出差。可能无法在短期内向您供稿。”我马上回邮:“那么您最快什么时候能供稿1篇?下周三可否?”不到2分钟,他的电邮即到:“真的很抱歉,可能这次赶不上了,我要下周才回广州。”不回绝就有机会,我仍然没放弃:“那就本月供稿1篇吧,想向您长期约稿,能保持半个月供稿1篇就感激不尽了,谢谢!”他立复:“好的。”放心了,只是从来没有如此高效率地进行电邮联系,真是长眼了。

      耿总(耿鸿武)是渠道研究业内人士,我做“营销”版时就认识他了。他的稿件质量很高,研究味很浓,但因工作繁忙,出稿很慢。这天中午,我发了条短信,问他最近都在关注哪些话题,能不能就邮政网谈点什么。他没复我。晚上12点,我正打算关电脑休息,他的QQ突然弹了出来,说他最近在整理一些渠道管理工具,现在正抽空写点东西,“我们一起出本书”。这个“我们”着实让人感动,因为他没把《医药经济报》当外人呐。看他这么忙,实在不忍心耽搁他的宝贵时间,但我还是狠狠心,请他写稿,他很义气地答应本周“争取”写1000字。

      “被关注”的感觉很好  

      一天早上,我的手机一下收到了6条短信,某商业公司副总给我发了好多感慨:“一、基药中标价为何难以执行?各省基药中标价,即使零差价销售,也比药店价格高出许多。医院为难,患者叫苦,商业公司也送不出去。二、在商业并购的气候下,像我们这些地级市医药公司如何生存?如今成了一块心病,说不定哪个晚上就易帜了,只有把网络做好了,才是当家吃饭的资本。三、“两票制”能不能全面推行?那些倒票代理公司还能不能生存?这要看国家的力度。“两票制”喊了多少年,可为何还在纸上?四、安徽模式是不是基药配送的最佳模式?五、如果基药品种省级统一采购、统一结算,医院按计划下订单不回款,那商业公司抵垫的最后一批货款,有可能成为呆死账,不知这笔账谁来埋单?六、商业重组并购是必然的,但不能走形式,要有实实在在的内容,并购是为了发展,不是单纯地把对方吃掉。”

      ……这个读者该不会受什么刺激了吧,我连忙打个电话去问候,还好,他在“忙业务”,听声音还正常。晚上,他给我发了条短信:“昨天下午看了报纸‘你关注,所以我关注’这则消息,晚上没事,就写了6条短信,今天给你发过去,没事,就是一点感想。”

      原来,“被关注”的感觉,很好!

      我很幸运,这个“让我欢喜让我忧”的版面带给我更多的还是喜悦!

    (本文版权归医药经济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我要评论 查看网友文章评论
    用户名:     匿名评论 如需匿名评论,请在框内打上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