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01:快读
  • F02:思享家
  • A01:要闻
  • A02:监管科学
  • A03:深阅读
  • A04:微营销
  • A05:专版
  • A06:品类
  • A07:中药
  • A08:研发
  • F03:药物经济学
  • F04:环球
  • OOPD:为罕见病自然史研究“开小灶”
  • 分级诊疗:目标丰满,现实骨感
  •     医药经济报 2017年6月15日 F02版  

    OOPD:为罕见病自然史研究“开小灶”

    张方 沈阳药科大学副教授


      

      美国FDA特殊医疗项目办公室/孤儿产品开发办公室(Office of Orphan Products Development,OOPD)推出了一项新的资助项目,用以资助罕见病自然史研究,以期带给罕见病患者新的、重要的诊断与治疗手段。

      自然发展研究从一开始就看到了某种疾病的整个进程,包括疾病生命周期的每个阶段,直到结束(病人被治愈、症状缓解或病人死亡)。在此之前,FDA发布了一份旨在帮助制药企业解决开发治疗罕见病药物过程中所遇到的常见问题的指导草案,该指导草案的第一条,就是对疾病自然发展的充分描述和理解——FDA希望看到更多的企业对疾病进行自然发展研究,以便掌握特定疾病的更多知识。FDA还宣布,将与美国罕见病组织(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Rare Disorders,NORD)合作,资助罕见病自然发展数据库的完善。

      OOPD这项新的自然史资助计划,旨在提供急需支持、补充进行中的工作,帮助改变治疗罕见病产品的发展轨迹。被资助的研究应有助于描述罕见病的自然史或状态、鉴定基因型和表型亚群、开发和/或验证临床结果测量、生物标记物以及伴随诊断。

      OOPD已承诺,在2017财政年度(2016年10月1日至2017年9月30日)资助2~5个项目,总资助金额大约为200万美元。孤儿产品自然史资助项目开放资助给所有类型的自然史研究,它们适用于正在研究的罕见病,还可资助诊断和治疗方面的开发。并将提供两种形式的资助项目,资助金额和持续时间分别为:每年总费用上限为40万美元,最多5年的涉及受试个体临床检查的前瞻性自然史研究;每年总费用上限为15万美元,最多2年的回顾性自然史研究或问卷调研。

      孤儿药产品自然史研究资助项目建立在OOPD孤儿产品资助计划之上(相关资助情况见图1),该计划由孤儿药法案在30多年前形成,它通常资助孤儿药临床试验。当前,OOPD已经成功运用来自临床试验资助项目的预算,将50多个孤儿药产品推向了市场。

      

      “搭建房子”:开发合适的诊断工具和治疗方法

      

      按照罕见病定义,在美国的患者不超过20万人,然而它的影响远不罕见,共约7000种已知的罕见病影响到了大约3000万美国人,并且绝大多数罕见病没有合适的诊断工具或治疗方法。开发这类诊断工具或治疗方法(无论是传统小分子药物、生物制剂或医疗设备)已经被许多人比作“搭建房子”,因为两者都需要坚实良好的基础。对于任何一项罕见病的治疗发展计划来说,这种基础都要包括对该疾病自然史的全面了解。

      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实施孤儿药管理制度的国家,1983年,美国罕见疾病组织(NORD)成立,直接推动《罕见病用药法》(又名“孤儿药法案”)的通过。2002年,又出台了《罕见病法案》,对“孤儿药法案”相关内容进行了修订和补充。法案对参与罕见病用药研发的公司给予了多方面的支持:如开设特定的快速审批通道,政府支持孤儿药临床试验药的研发经费退税,最高可达50%,并可向前延伸3年,向后延伸15年,总税收减免可达临床研究总费用的70%;给予研发公司7年的市场独占期,设立专门补助和研究基金等多项优惠措施。

      

      市场前景:孤儿药已成全球医药产业重要分支

      

      EvaluatePharma发布的《孤儿药报告2014》预计,全球孤儿药市场规模将从2014年的970亿美元增长到2020年的1760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0.5%,这几乎是处方药(除仿制药以外)市场规模增速的2倍。用于罕见病治疗的“孤儿药”,已经成为全球医药产业的重要分支,预计到2020年,将占到全球处方药销售额的19.1%(更详尽的预测情况见图2、图3)。

      在中国,罕见病诊疗和孤儿药研发尚处于起步阶段,推动相关研究具有重要的社会、经济意义和学术价值。

      首先,我国罕见病患者的绝对数量多,利用质优价廉的自主药品代替价格昂贵的进口产品,有望大幅降低患者负担,并创造巨大的经济效益,为中国医药产业提供新的增长点。其次,罕见病是很好的疾病模型,通过相关研究容易发现新机理和新靶点,可为常见疾病的诊疗奠定重要基础,有利于大幅提升我国生物医药领域的源头创新能力。

      由于罕见病用药在中美上市存在一定时间差(如表1所示),中国上市时问相较美国平均推迟2~5年。其中,由爱可泰隆(Actelion Pharms Ltd.)研发的内皮素受体阻断剂“波生坦”于2001年11月20日被FDA批准在美国上市,2006年才在我国上市。

      总体来看,孤儿药研发及产业化情况还不容乐观,目前中国市场上销售的孤儿药仅130种,几乎全部来自进口。我国市场上的孤儿药数量不足美国的20%,与其他国家相比也相差甚远。可见,在罕见病药品的研发、引进、生产、销售等环节还需更多支持。

      

      中国市场:还需更多环节的政策支持

      

      按照当前科技计划管理改革全产业链设计、一体化实施的原则,针对孤儿药发展提出如下建议。

      1.启动罕见病用药重点专项。

      在基础研究上,加强中国人群罕见病致病基因的发现与识别,开发药物作用的新靶点。在关键技术上,建立罕见病注册分类、高通量基因测序、基因功能分析和验证等新型诊疗技术平台。在产品开发上,加快开发罕见病创新药物及诊断试剂盒,注重仿创结合及老药新用。在示范推广上,建立罕见病创新诊疗产品示范推广体系。引导国内生物医药企业从事孤儿药研发,以临床需求拉动新医改背景下的医药制造业的创新活力。

      2.多部门协同推动,鼓励孤儿药研发。

      孤儿药研发激励机制需要科技、财政、税收、药监、卫生、医保等多部门共同努力。促进科研机构和制药企业的合作,从政策、税收、资金、技术支持等各方面为研发机构提供激励政策。同时,对自主研发、首仿的孤儿药品,申请或注册费用的减免,就研究和试验设计提供特别协助,设定市场独占期,保证孤儿药上市后的市场占有率,统筹孤儿药开发,保护孤儿药数据,减低孤儿药上市后的竞争风险。

      实际上,患者团体能够并且已经在收集自然史数据方面发挥关键作用。比如在FDA自然史研究视频讨论中,突出展示了来自病患宣传者的视角。国内也可尝试提供资金扶持患者宣传组织这样的机构建立自然史研究,为加速发展针对大量罕见病患者生命急需的诊断工具和治疗方法建立起重要的基础。

      3.健全罕见病医疗保障体系,促进临床转化和应用。

      利用政府资源,进行宏观调控以弥补市场的不足,完善我国罕见病医疗保障体系,建立健全罕见病和孤儿药管理,保障弱势患者的民生权益,提高医药卫生服务公平性,提升政府公共服务和国家治理能力。

      由于人口学差异,我国流行的罕见病与其他国家或地区有所不同,不能照搬欧美模式,应在广泛调研的基础上制定符合国情的罕见病定义和范围,由急到缓,逐步推进罕见病用药研究的科技改革。还可建立公开的罕见病和孤儿药品信息系统,便于相关学术研究,促进临床试验有效开展。

      (关铁茹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版权归医药经济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