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01:快读
  • F02:思享家
  • A01:要闻
  • A02:监管科学
  • A03:深阅读
  • A04:微营销
  • A05:专版
  • A06:品类
  • A07:中药
  • A08:研发
  • F03:药物经济学
  • F04:环球
  • 药材精加工发展成业界共识
  • “一带一路” 吹向中医养生
  • 黄芪形状不合格为哪般?
  •     医药经济报 2017年6月15日 A07版  

    药材精加工发展成业界共识

    本报记者 马飞
      

      

      饮片行业已成为药企产业链布局的新赛场。再有不到百日,全国公立医院全面取消药品加成,而中药饮片是唯一被排除在政策之外的药品种类,仍可享受药品加成,这已然成为行业抢夺的焦点。

      然而,营运成本的增加,传统流通环节使药材价格、质量多有失控,产销对接成为眼下新趋势。在这个过程中,药材产地加工产业化不足的问题逐渐暴露出来:长期以来,药材采收加工多以小作坊加工为主,存在无规范采收、经验性加工、随意性包装和家庭式储存等问题严峻。记者注意到,药材的质量和资源控制越来越被业界关注,目前尚无统一的标准化采收加工技术规范,而采收加工过程又恰恰对药材的质量起到关键影响,不亚于炮制环节的作用。不同的采收期和产地加工方法会导致药材药用成分含量和比例的差异,从而影响成药质量。业界普遍认为,“药材采收与产地初加工亟待规范,且应向精加工的方向发展。”

      规范加工促升级

      一个月前,经中国中药协会组织的专家评审,药材采收与产地初加工技术通则正式立项。换言之,今后药材采收和产地加工时,除传承传统经验,还将整合低温烘干、趁鲜切制等最新科研成果,建立药材产品信息追溯机制。

      全国中药材物流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刘红卫日前表示,“由于药材监管尚处模糊地带,例如甘草等药材加工不合理的情况普遍存在。需要反思的是,药材尤其是饮片的加工还有很多不规范的地方。甘草加工后是算饮片、砍片,还是片状原药材?谁来判定?这些问题均没有统一规定。从药效特性看,我认为不能按西药标准制定中药材标准,应体现中医药特色,药材质量直接关乎成药品质。”

      他把药材与成药形象地比喻为“砖”与“楼”的关系。没高品质的“砖”建不成好品质的“楼”。“规范药材产地加工,有利于乘鲜加工,减少有效成分的流失,同时能大幅降低劳力成本、物流成本。况且,先进行产地切制、修整和筛选后的初加工药材再进入流通环节,显然要更高效,也符合中医文化特点。”刘红卫不无担忧地指出,如果药材产地加工放任自流,将产生后果严重,整个行业亟待规范。尤其是目前产地加工设备简陋,要从种植到加工升级,原料全过程可追溯、可控。不能让饮片企业空心化,加工机械大多成摆设。

      在他看来,“产地加工已成为正规饮片厂的前处理车间。”

      从近两年CFDA公布的检查结果来看,中药材硫黄超标和指标成分不合格等问题,多数都因为中药材采收和产地加工不当所致。事实上,CFDA仍在持续加大对中药饮片行业的抽检力度。严查之下,中药材行业问题接连暴露。从客观上也促进了产销合作的紧迫感。

      专家指出,“加强药材产地加工的标准制定,既要强调可操作性,又要遵循传承传统,加强质控,确保药材产地加工环节规范、稳定、可控,从源头为优质现代中药夯实基础。因此,需尽快建立药材全产业链追溯体系。”

      产销对接拼质量

      饮片的加工与储存环节至关重要,加工不当或储存不妥都会导致饮片出现问题。“我们认为,未来药企的核心是品质竞争。企业与产地对接将是趋势。它能降低成本,又能规避巨大质控风险。我的判断是,产需对接会加快替代当前流通格局,个性化需求定制促优质优价实现,全产业链服务平台实现资源共享。行业生态的改变,迫使产销对接加速。”中药材天地网信息中心首席分析师贾海彬直言,受成本要素的影响,中药工业利润下滑明显,尤其是饮片工业,产销对接刻不容缓。

      既然生态在发生变化,那么,终端层面对药材品质有怎样的诉求?大参林集团采购部相关负责人是这么说的,“仅大参林一年采购药材达到10亿元以上的规模,主要包括西洋参、三七、党参等药材。不过,我们格外看中药材质量,这是基础。我们要求药材供应商具备很强的抗风险能力,从这个意义上说,产销对接就显得很有必要了。”

      目前,建立前端产业链追溯体系成为共识。“每公斤黄芪经过清洗、整理后变成黄芪切片,能增值1/3,除去人工等费用,每公斤利润都有提升。”一位基层药商高管对记者说,政府鼓励发展药材精深加工,未来将联合加工大户建深加工场,开发高端产品,产地加工亟待产业化。

      刘红卫则认为,“首先,在实验室的工艺研究样品量小,易与生产脱节;其次,化学研究与药效学研究脱节;再者,产地加工工艺创新少。因此我认为,应增强产地加工理论研究,引进产地加工新技术,并实现与饮片炮制一体化;另一方面,应以大型基地为龙头联合机构完善产地加工质量标准。同时,要联手各方力量培训产地加工队伍,大力推广科学而高效的加工方法,淘汰不合理的方法,保证药材质量,实现药材加工的规范化和标准化。”

        

        (本文版权归医药经济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