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01:快读
  • F02:思享家
  • A01:要闻
  • A02:监管科学
  • A03:深阅读
  • A04:微营销
  • A05:专版
  • A06:品类
  • A07:中药
  • A08:研发
  • F03:药物经济学
  • F04:环球
  • 公立医院生态嬗变重构用药格局
  • 医疗反腐升级征信系统实行药品禁入制度
  • 处方外流环境下 执业药师的机遇
  •     医药经济报 2017年6月15日 A01版  

    处方外流环境下 执业药师的机遇

    本报记者 李蕴明 实习记者 黄妙哲
      

      在上海,执业药师的职业资格和职称首次对应上了!

      为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近日印发《关于部分专业技术类职业资格和职称对应办法的通知》(下称《通知》)。《通知》指出,国家职业资格制度中有明确规定的,对于取得执业药师等准入类职业资格的人员,用人单位可根据相关任职条件聘任相应的专业技术职务。

      这一政策再次引发人们对执业药师处境与未来的讨论。

      山东大学医药卫生管理学院副教授左根永认为,这一政策对在医疗系统中的执业药师的利好作用较为明显,而对注册在社会药店的执业药师来说,在处方外流的背景下,只有执业药师在药店中的药学服务职能体现出来,这一政策对药店的执业药师的利好才能体现出来。

      目前来看,执业药师就业的主要流向是社会药店,但其药学服务的专业职能未能在实践中发挥出来,在未来的医改背景下,在职业资格和职称融合的趋势下,执业药师该如何把握自身的定位?

      执业药师存在职业浪费

      《通知》明确,执业药师职业资格将对应主管药师或主管中药师的可聘专业技术职务。前者是职业资格,由药监系统认定;后者是职务名称,由卫生系统认定。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执业药师资格认证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3月,我国注册于社会药店、药品批发企业、药品生产企业、医疗机构的执业药师的比例分别为87.5%、9.9%、0.9%和1.6%。

      相较而言,社会药店的执业药师比重最大,但总体学历和素质有待提高。从上述数据中可以看到,截至今年3月,注册在社会药店的执业药师学历在大专及以下的比例为72.5%,非药学(中药学)的比重为51.4%。多位药品零售研究者反映,执业药师在社会药店中鲜有能发挥其在药学服务上的专业职能,许多执业药师在药店的实际职能与一般营业员并无本质区别,更多的只是为了满足人员配置要求。

      上海第一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尤建敏坦言,药店执业药师存在职业浪费。

      左根永认为,现在医药行业存在路径依赖,药店依赖销售药品获得盈利。消费者并没有对药学服务等提出消费需求,“有时候讲药的作用,消费者根本听不进去”。因此,评判一个执业药师能力高低和收入水平往往与销售能力挂钩,与执业药师专业资质无关。

      中国药科大学国家执业药师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执业药师资格认证中心顾问康震建议,要化解药学服务与商业行为发生的冲突,需要药店经营者的介入,对产品进行重新梳理,将消费者需求和企业需求结合起来,综合考虑门店的最大承载品项数、门店的疾病谱结构、处方药与OTC药品的比例、疾病谱用药品项数占比、营销策略等因素。

      然而,就目前的情况看,在执业药师的职业资格和职称对接上,依然难以给执业药师本身和药店带来利好影响,幸好眼下医药市场环境已经悄然发生变化。

      处方外流,机会和挑战并存

      国务院医改办今年发布的《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7重点工作任务》明确提出,商务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卫生计生委、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协同,试行零售药店分类分级管理,鼓励连锁药店发展,探索医疗机构处方信息、医保结算信息与药品零售消费信息互联互通、实时共享。换言之,处方外流将重点从零售药店端发力。

      在左根永看来,社会药店应该寻求转变,不能仅靠药品销售进行竞争,而应该将销售和药学服务结合起来,社会药店要提高自身在药学服务上的竞争力,才能在竞争中占据高点。目前来看,大型连锁药店提供药学服务的意识逐渐增强,小型单体药店提供药学服务的意识淡薄,更偏向于一直以来延用的药品销售模式。

      未来,药店和执业药师的关系将变得更加亲密,执业药师的职业技能也会得到更大发挥。可以说,当前的环境对执业药师的发展是一个机会,也是一种挑战。一方面,执业药师的职业资格和职称对应以后,对药店的品牌有促进作用,自身的收入等也会随之提高;另一方面,对执业药师的专业能力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正如尤建敏所言,在承接医院处方时,除了与医院做好沟通外,如何为患者提供定向、个性化的配套咨询服务也是难点所在。

      “未来,执业药师的职业转型非常重要,不能停留在药品销售上,要将自己定位在提供药学服务上。”左根永对执业药师提出这样的建议。

      尤建敏建议,在提高执业药师素质方面,应该纳入一个更大、良性循环、联动式的系统,与医院联动。她认为,应利用好医院丰富的案例,提高患者在医院药师处对医药反馈的利用率,促进药店执业药师素质的提高。

        

        (本文版权归医药经济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