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01:快读
  • F02:思享家
  • A01:要闻
  • A02:监管科学
  • A03:深阅读
  • A04:微营销
  • A05:专版
  • A06:品类
  • A07:中药
  • A08:研发
  • F03:药物经济学
  • F04:环球
  • 公立医院生态嬗变重构用药格局
  • 医疗反腐升级征信系统实行药品禁入制度
  • 处方外流环境下 执业药师的机遇
  •     医药经济报 2017年6月15日 A01版  

    公立医院生态嬗变重构用药格局

    本报记者 马飞
      

      

      6月10日,第四届大型公立医院发展高峰论坛在杭州举行,来自国内外数百位大型公立医院的管理者针对既定的医改目标,坐而论道。

      全国所有公立医院9月底要全面取消药品加成。药品已由医院的“利润中心”变成“完全成本”,这一现实考题几乎成为国内主流公立医院院长们心中的集体隐忧,也是他们倍感压力的根由所在。“零加成”带来政策性亏损,而“药占比”、控费等政策则在倒逼医院加速调整不适应发展需要的固有模式和以“药占比”为代表的利益关系,提升技术服务奉献比。用简单的逻辑分析,“药占比”要降低,要么缩小分子,要么做大分母。

      用中国工程院院士巴德年的话说:“梅奥诊所用2%的资源创造了医院20%的收入。如何做到的?”他的理解是,公立医院要发展不需动用过多资源,而要重视基层建设、重视全科医疗,关键靠服务水平和质量。在财政补偿短期内难到位的前提下,对取消加成带来的收入缺口,公立医院正在抓紧自行消化,医疗终端用药生态的变化是药企不得不面对的。

      

      内生动力缩小“分子”

      

      今年公立医院改革将在所有城市推开,全部取消药品加成,落实“药占比”、控费等举措,推进新旧运行机制的转换。按规划,9月底前所有公立医院全部取消药品加成(中药饮片除外)。到年底,前4批试点城市公立医院“药占比”总体下降到30%左右。

      谈及此,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院长蔡秀军在会上说:“我们的做法是建立重质量的医疗服务体系。目前已建立医疗服务全过程各节点、系统性的质量控制与监测,同时还在探索日间手术,目前有近60种常见的择期手术可通过日间手术模式完成,既减少住院时间和费用,又实现了就医体验、以患者为本的医疗服务目标,‘药占比’自然就会降下来。”

      会上,院长们比较一致的观点是,未来公立医院全病种质量管理是大趋势。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院长孙虹和北京医院院长王建业等在报告中均指出:“医院当前的转型压力很大。不少医院会向基于临床诊疗质量提升的医疗结构转型,聚焦病种结构和质量,同时向基于智能化驱动的精益物资供应链转型等,这些都是医院主动消化压力的动作。”据悉,下一步推进临床药师与医师共同查房也是一个方向。

      若医保支付标准与医院的药品销售价之间存在的价差能允许医院留存,医院的动力会更足。内部生态在变,在国家控制医疗费用总量增速的背景下,通过缩小“分子”来降低医院“药占比”将是最为有效的办法。

      从7月1日起,广东省将全面取消药品加成。甘肃省妇幼保健院在“药占比”控制方面全国领先,“药占比”降至20%左右。沈阳军区总医院探索临床用药管控模式,开展以医师、护师、药师等为内容的多学科协作,同时临床药师则全面参与医嘱审核、配伍禁忌、不良反应监测、个体化用药调整等临床药物治疗过程,与临床医师进行药物治疗方案设计、实施与监护,确保用药安全有效。

      从目前医院生态变化的趋势来看,药品进院的路径和策略均将面临挑战。

      

      治疗性药物担纲

      

      医院纷纷下定治理不合理用药的决心,并对每个月用药量靠前的医生和用量靠前的药物重点监控。那么,医院终端药品格局会怎么变化?未来趋势怎样?

      针对这一连串的问题,一位专家称:“若‘药占比’严格执行,门诊用药(尤其是口服制剂)将被挤出院外。医院用药结构中约55%为针剂,约45%为口服制剂。针剂风险大,在院外没有注射渠道,因此口服制剂流向院外成主流。另外,药品总量也会降低。因此,探索院外销售路径已成为工业企业的共识,短期来看渠道下沉是工业企业应对招标、医院控费等政策的重要手段。”

      对此,医院端的院长们普遍认为,目前带量采购政策会让下一轮招标中药品提价的可能性增加。在此背景下,公立医院对药品使用变得更谨慎,从而对药品销量形成影响。如严格控制临床路径与辅助药品的使用量,科室运营管理的收支如何平衡是他们眼下亟待思考的。

      “医院对异常波动的药品和过度使用的辅助药与非专科用药要限量。对科室的门诊用药、大处方用药与热点医生用药要有内控措施。现在我们医院已缩减数百个品种,未来的方向是基本实行‘一品一规’,包括原研产品、治疗性产品及引领学科发展的药品。如实在需要‘一品两规’,一定是在等效基础上选择价格便宜的药品,减少辅助性用药。”一位不愿具名的三甲医院院长告诉记者,他们也在探索强调临床专科药师体系的落地。日间手术后转到社区,分级诊疗带来系统性用药结构的调整。

      更深层次看,未来县域医共体下的城市三级医院发展趋势,将呈现“病人数量减少,疾病病种变化,控费压力增加”的特点。不少工业企业高管对记者说,医院减少药品销售份额,给国产优质仿制药和创新药带来机会。

        

        (本文版权归医药经济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