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01:要闻
  • T02:专版
  • T03:思享家
  • T04:监管科学
  • T05:深阅读
  • T06:深阅读
  • T07:专版
  • T08:微营销
  • T09:版面
  • T10:新零售
  • T11:专版
  • T12:专版
  • T13:供应链
  • T14:专版
  • T15:专版
  • T16:品类
  • T17:专版
  • T18:中药
  • T19:专版
  • T20:专版
  • T21:专版
  • T22:专版
  • T23:研发
  • T24:专版
  • T25:专版
  • T26:专版
  • T27:专版
  • T28:专版
  • T29:专版
  • T30:药物经济学
  • T31:环球
  • T32:专版
  • T33:专版
  • T34:专版
  • T35:医械·包材
  • T36:专版
  • T37:专版
  • T38:专版
  • T39:专版
  • T40:专版
  • 新药可及性需求催生支付模式变革
  • 药审中心贯彻落实两办《意见》推出系列举措
  • 资本让药物创新更具韧劲
  •     医药经济报 2017年11月2日 T01版  

    新药可及性需求催生支付模式变革

    本报记者 张艺馨
      

      

      不久前,Kite制药的CAR-T疗法Yescarta获得FDA批准上市,成为继诺华Kymriah之后获批上市的全球第二款CAR-T疗法。然而,两者高达上百万元的药价也引起了业内争议,究竟谁该为如此高昂的治疗费用买单?尤其对于自费现象极为普遍的中国医疗市场而言,面临创新的技术和产品进入市场,我们又该如何提高支付水平?

      “中国一万多亿的自费市场需要有一个中介,这个中介有可能是保险公司,也有可能是新型药品福利管理(PBM)。”在日前举行的2017首届国际医疗金融服务高峰论坛上,上药云健康CEO季军预判,未来5-10年国内创新药支付领域会诞生中介机构,与社保机构共同提升支付效率。

      

      药品定价引入HTA概念

      

      从全球范围来看,目前各个国家医疗支付方大致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以商业保险为主,例如商业保险在美国是最主要的支付方,也催生了PBM控费的巨大市场;第二类是政府制定及管控费用支出,以英国为代表的高福利国家实行全民社保,社保是最主要的医疗支付方。

      由于商业保险尚不发达,中国医疗支付市场主要为“社保+自费”的模式。据与会专家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国内自费部分占医疗支付市场的50%左右,规模约1.2万亿元。可以预见的是,在新药审评审批提速的背景下,未来创新药获批上市的速度将越来越快,而创新药可及性未被满足的矛盾也将越来越突出。

      中美上海施贵宝制药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中国市场准入总裁傅旭东认为,药品的价格应该更多引入卫生技术评估(HTA)的概念,而不是聚焦在价格本身,比如更多地考量药品乃至服务提供给患者的满意度。

      事实上,目前全球都面临着医疗支出费用不断攀升的困境,各国也在探索如何将有限的钱花在刀刃上。以欧洲为例,大多数国家支付方在确保临床疗效的基础上引入了成本概念。

      “英国NHS几乎是全球最强硬的HTA机构,很多药厂、器械厂商在进入医保目录前,必须经过严格的疗效和成本评估。”据波士顿咨询公司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吴淳介绍,NHS的特色还在于要求新疗法与标准疗法头对头比较,以进行“性价比”的相对评估,因此该机构评定的产品不光涉及支付,还会强烈影响整个系统中医生的处方决策。

      记者了解到,在2017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中,药物经济学也被首次引入医保目录更新与药价谈判中,这显示出经济学评价、预算影响分析等证据的重要性显著提升。

      作为位列去年卫计委谈判降价的品种之一,某跨国药企市场部人士对此感触颇深,“药品谈判的基础是在一个合理的价格区间内尽可能覆盖更多的人群,如何权衡量价挂钩的平衡点,企业要想清楚基于什么背景考虑降价,整个患者人群有多少,各省份或者地级市的基金盘子有多大。我们发现差不多一年以后量价是可以平衡的,计算固然很重要,但如果仅考虑当年盈利是没有办法做下去的。”

      

      医疗金融创新满足可及性

      

      记者在会上了解到,在科技和金融支撑下,医疗金融的应用越来越普及,各种健康医疗服务领域金融产品的创新,支付方式的创新,可以提高医疗服务或产品的可及性,提供激励机制优化医疗资源配置。

      以创新性的支付方案为例,默沙东曾就旗下糖尿病治疗药物Januvia与医疗保险公司Cigna签订了一份创新性合同,推动上市扩展。“无论是价格原因还是服用不便的原因,糖尿病患者的用药依从性都是很大的问题,很多人治疗到一半就自己停药了,默沙东主动表示可以降价,但前提是希望患者可以更好地管理药物。”据吴淳介绍,最终默沙东给予了Cigna更高的折扣,但同时需要满足一些患者依从性和结果目标,Cigna同意Januvia列为推荐药品,并推动患者依从性项目,最终该产品在美国销售额上涨了6%。

      有与会专家指出,包括美国和中国在内,由于社保、商保覆盖范围有限,患者自费部分也衍生出一些创新性的金融工具,但多集中在生育、眼科、牙科和医美领域。在中国,治疗癌症这类大病重病仍然要依靠患者自费。

      “如果传统金融机构知道一个家里有患者得了癌症要借钱,大部分金融机构是会拒绝服务的。”镁信健康CEO张小栋分析认为,对于大病患者而言,自费支付的痛点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第一,整体医疗支付费用太高;第二,短期现金流压力大,尤其是新特药,往往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就需要花费数十万元;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疗效不明确,缺少保障。

      在张小栋看来,医疗金融领域的风控与传统的风控完全不一样,所有患者的需求更加明确,他们的最终目的是把病治好,机构应当站在患者的角度、疗效的角度考虑,而不是金融角度。“我们也希望未来能够有机会与更多金融机构合作,探索出非常创新的医疗金融的风控模型。”

      艾社康新加坡、大中华区主任刘畅认为,医疗金融的创新在从当下的医疗体系转向未来健康的体系中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未来健康体系包含四个方面:第一个是从医疗到健康;第二个是以人为本,以价值为导向的转化过程;第三个是更多人可及的创新;第四个是通过学科的交织让更多的创新科技应用于健康领域。

        

        (本文版权归医药经济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