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01:快读
  • F02:思享家
  • A01:要闻
  • A02:监管科学
  • A03:深阅读
  • A04:微营销
  • A05:新零售
  • A06:品类
  • A07:中药
  • A08:研发
  • F03:药物经济学
  • F04:环球
  • 生物药如何降本? 连续生产工艺或成突破口
  • 74%新专利与市售老药相关
  • FDA批准防止化疗呕吐新药Varubi
  • “抗衰老” 成为一门显学
  •     医药经济报 2017年11月9日 A08版  

    “抗衰老” 成为一门显学

    王建新 主持
      

      不久前,世界上尚存年纪最大的牙买加一位老人以117岁的高龄辞世。这让目前同样117岁的日本田岛先生成为世界最长寿的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够破一位法国老人简·卡门女士的记录,她活了122岁164天。

      尽管死亡是人生不可避免的结局,但从有记录的历史以来,人类就在不断地探索如何延缓衰老,乃至永生。这虽然看起来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但是近几十年的研究工作正在改变着我们对衰老的认识,并逐步形成一个以“抗衰老”为目标的“长寿学”(Study of Longivity)。

      

      基础研究的两个层次

      

      衰老研究的第一个层面是关于“长寿基因”的研究。

      美国国家衰老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Aging)的科学家在这方面做了很多调查研究工作。他们对数百名长寿人士(>95岁)的后代和其同年龄人进行比较,发现长寿基因主要集中在那些影响代谢的基因组。

      例如影响血脂的反向胆固醇酯转移酶(CETP)的变异可以延缓老年认知能力的衰退。和血脂代谢有关的载脂蛋白C基因(APOC3)的变异则影响脂蛋白颗粒的大小,从而影响寿命长短。此外,另一组影响血糖代谢的基因对寿命长短也有很大的影响,其中IGF-1基因的不同变异是个关键。需要强调的是,这些细微的差异通常称之为基因的“多态性”(polymorphisms)。 也就是说,这些差异一般不影响基因的基本功能,但会影响到功能性的高低。而正是这些细微的差异,导致具有统计学意义的寿命差异。

      衰老研究的第二个层次在细胞水平。成熟分化细胞具有一定的生命极限已是一个常识。这被认为是细胞分裂受到染色体末端“端粒”长度的限制所致。因此,在经过若干次分裂后,细胞便进入了“老化”阶段。老化的细胞更容易在内外因素的影响下发生病变,从而进一步导致组织器官水平的整体老化。同时,组织器官的“衰老”与保存在这些组织器官内部的“干细胞”的耗竭也有很大关系。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造血干细胞随着年龄增长的耗竭。即便没有耗竭,干细胞本身也有“老化”问题,“老化”干细胞的再生能力会大大降低,影响到组织和器官功能的再生。

      

      老药新用两明星

      

      对“衰老”的基因和细胞水平的基础研究,促进了“药物干预衰老”的研究工作,即“抗衰老”药物研究。

      在“抗衰老”药物中,有一两颗“明星”非常耀目。

      一个是近来被称为“世纪神药”的二甲双胍。二甲双胍对血糖的控制,有类于一种“化学禁食”作用。通过影响胰岛素和IGF-1信号通道中关键酶的活性, 二甲双胍可以改善机体对血糖的利用。除此之外,二甲双胍还发现可以影响很多重要细胞活性和反应性,例如炎症、氧化损伤、自噬、细胞衰老和细胞凋亡等。因此,长期使用二甲双胍这样药物很有可能通过减缓细胞的老化而降低衰老相关的疾病,如心血管疾病和癌症等发生率。事实上,二甲双胍在很多动物模型中已经表现出延长生命期的迹象。而现在国际上大约有100多个这样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

      与二甲双胍相比,知道和使用抗衰老药物中的另一颗明星雷帕霉素(Rapamycin)的人要少得多。雷帕霉素是目前临床器官移植中常用的免疫排斥抑制剂。雷帕霉素同时也是一个广谱抗癌药。有趣的是,这个药物在动物实验中同样表现出延长生命的效果。研究表明,雷帕霉素的靶点是两个相关的受体:mTORC1 和 mTORC2。而仅仅作用于mTORC1就可以延长生命,同时还可以避免雷帕霉素的其他副作用。目前已经有相关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但是,与二甲双胍相比,雷帕霉素看起来更像是通向新一代长寿药的敲门砖。

      

      其他疗法与探索

      

      衰老和新生看起来是一条道的两个尽头,但是解决生命这一头问题的钥匙也许就在生命的另一头。科学家们很早就知道,如果把年轻老鼠的血液输入到年老老鼠体内,会让进入衰老期的老鼠重新恢复年轻的生理功能。哈佛大学的科学家发现,在年轻老鼠的血液中有一种GDF11蛋白可以使老年老鼠的心脏年轻化。而斯坦福大学的一批研究人员最近发现,小鼠脐带血中一种TIMP2蛋白可以改善老年老鼠的记忆和认知能力,因而有望将来开发出类似的药物用于老年痴呆症的预防和治疗。有意思的是,发现GDF11的研究人员是心脏病专家,而发现TIMP2的是神经学专家。他们在这类研究中可以说都是“求仁得仁”。这说明,在将来的同类研究中,还会有更多的抗衰老机制和药物发现。正因为如此,向老年人提供年轻血清正在逐步成为一种被广泛接受的抗衰老治疗和服务。

      虽然基因和药物研究引导我们走向了一门新的“长寿学”,但是坦白地说,我们对于生命过程的认识远远低于我们对宇宙的认识。抗衰老研究中有一种理论认为,人类的寿命是有定数的,也许是120岁,也许是140岁。但即使如此,如果我们的工作可以延长人类的生命健康期(Healthspan),所有努力都是值得的。

        

        (本文版权归医药经济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