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01:快读
  • F02:思享家
  • A01:要闻
  • A02:监管科学
  • A03:深阅读
  • A04:微营销
  • A05:新零售
  • A06:品类
  • A07:中药
  • A08:研发
  • F03:药物经济学
  • F04:环球
  • 马太效应拉大中药材价差
  • 中韩中药贸易额再降
  • 云南首推共享中医药 智能煎药配送
  •     医药经济报 2017年11月9日 A07版  

    中韩中药贸易额再降

    继今年上半年中韩中药贸易额同比下降2.49%后,2017年前三季度数据显示,中韩中药贸易额达1.7亿美元,同比下降7.91%

    霍卫(中国医保商会中药部)

     

      2017年前三季度中国与韩国中药贸易额达到1.7亿美元,同比下降7.91%。其中,我国对韩国中药出口额为1.5亿美元,同比下降13.47%;我国从韩国中药进口额为2127.44万美元,同比增长70.52%。

      

      高丽参进口数量同比增长278.44%

      

      我国从韩国中药进口主要为高丽参和一些提取物,高丽参是韩国特有的传统产业,主要出口产品有红参、红白参精、人参饮料、红白参调制品(人参茶)等。韩国高丽参在中国市场的销售情况自1999年以来就持续保持增长,其政府一直希望扩大高丽参对中国的出口,2017年前三季度,我国从韩国进口的高丽参数量为21980公斤,同比增长278.44%,进口价格427.16美元/公斤,同比下降18.93 %。虽然我国人参和高丽参在人参皂苷、多糖、挥发油和微量元素这四个主要成分的含量较为接近,质量和疗效也大体相当,但由于中国人参缺乏品牌竞争力,致使我国人参的出口量虽比韩国多,但出口价格远远低于韩国高丽参价格。

      韩国人参产地主要集中在韩国锦山地区,当地已经形成了较为完备的人参市场、人参研究所、人参加工企业和高丽参专卖局等。忠清南道锦山是韩国最大的人参栽培基地,凭借独特的气温、地形和土壤等条件,早在1500年前,锦山即开始栽培人参。上世纪80年代开始,当地政府基于“促进区域经济均衡发展”的考虑,把人参栽培作为特色产业和支柱产业集中力量加以培育,不断加大政策扶持和资金投入,韩国文化观光部把锦山人参节定为政府重点扶持的庆典活动。经过多年努力,这里已建有大型人参销售中心、药草市场等,成为韩国人参的最大集散地,锦山人参产量占全韩国的70%。

      韩国人参产品不仅作为药品使用,也是滋补品、食品、化妆品、美容护肤品和洗涤品的主要原料。韩国人参草药研究所由国家出资,主要开展针对人参基础研究方面的科研工作,锦山政府还积极引进大学和制药企业的力量,实行产学研相结合,通过高科技创新产品以增加效益,形成了一条研究开发人参高附加值产品的产业链条。

      我国对韩国的中药出口主要是提取物和中药饮片,其中我国对韩国的提取物出口主要是用于其保健品和化妆品的原料使用。

      

      547家企业与韩国有中药贸易往来

      

      韩国首尔药令市场是韩药材的重要集散地之一,韩战之后,来自京畿道和江原道的农产品,集中在清凉里站并扩散到全国各地,由此在周边地区形成了药材市场,如今扩展到包括祭基洞、龙头洞、典农洞等在内的面积达20万平米的市场。市场内出售中草药的商店近千家,70%的韩国传统药材在这里流通,是韩国最大的药材市场。

      2017年前三季度,我国与韩国进行中药贸易的企业共有547家,其中出口企业为455家,民营企业出口家数为383家,出口金额为1.12亿美元,同比下降11.03%,占比高达73.87%;三资企业出口家数为45家,出口额为3440.22万美元,同比下降21.94%,出口金额占比22.60%;国营企业出口家数为26家,出口额为512.46万美元,同比下降4.07%,国营企业出口金额占比为3.37%。

      从韩国进口中药的企业为99家,民营企业进口家数为56家,进口金额为853.01万美元,同比增长47.88%,占比高达40.10%;三资企业进口家数为35家,进口额为304.16万美元,同比下降24.26%,进口金额占比14.30%;国营企业进口家数为8家,进口额为970.27万美元,同比增长260.36%,国营企业进口金额占比为45.61%。

        

        (本文版权归医药经济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