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01:快读
  • F02:大数据
  • A01:要闻
  • A02:监管科学
  • A03:深阅读
  • A04:微营销
  • A05:新零售
  • A06:原料药
  • A07:中药
  • A08:研发
  • A09:供应链
  • A10:商务信息
  • A11:医械·包材
  • A12:大健康
  • F03:工商管理
  • F04:环球
  • 269亿大红包?
  • 警惕全球性艾滋病毒 耐药问题
  •     医药经济报 2017年11月20日 A08版  

    警惕全球性艾滋病毒 耐药问题

    李敏华
      

      

      20世纪90年代中期,抗艾滋病治疗用药的出现给HIV感染患者的生存带来了希望。在北美艾滋病疫情爆发36年后,该致命疾病正在全球退缩,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有一半以上首次采取病毒抑制治疗法可能摆脱症状。

      然而,一群专家警告,全球艾滋病毒流行势头继续存在,鉴于艾滋病毒抵御抗逆转录病毒药物(ART)问题趋于恶化,艾滋病耐药性的风险着实令人担忧。

      

      耐药性威胁

      

      “艾滋病毒耐药性的趋势非常令人忧虑。”一篇艾滋病毒耐药性状况文章的主要作者克里斯·贝雷尔(Chris Beyrer)博士说。

      “已经发现暴露于ART的婴儿和儿童中的抗ART水平最高,这是一个真正的隐忧,因为发展中国家的许多儿童未能得到治疗。”贝雷尔指出。他是美国位于巴尔的摩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布隆伯格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教授。

      贝雷尔和他的调查小组指出:粗略估计,目前正在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大约有1950万人,占全球艾滋病患者人数的一半左右。

      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的目标是,在2030年之前消除作为公共卫生威胁的艾滋病。在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中,这两个组织都希望确保艾滋病患者中有90%在2020年之前能获得抗病毒药物。

      不过,贝雷尔认为这将是“非常困难的”。一方面,正如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的专家所认为的,ART的疗效不断提高;然而另一方面,艾滋病毒耐药性也从2001年的11%上升到今天的29%。

      

      应对之道

      

      贝雷尔的团队指出,“致命的问题”是使用ART过程中的教育问题和药品可及性严重不足,依从性差使艾滋病病毒产生变异并发展耐药性。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该团队主张加快有效疫苗的开发,并稳步增加艾滋病预防药Truvada(恩曲他滨-富马酸替诺福韦酯/舒发泰)的推广使用,即更加注重预防。

      已有数千人使用吉利德科学公司的Truvada进行一项名为PrEP的试验,以遏制艾滋病传播。结果证明,每天服用Truvada可将性行为的艾滋病毒感染风险降低90%以上。

      Truvada结合了两种ART药物,为固定剂量复方口服片剂(蓝色药丸),2016年其销售额达到32.72亿美元,现在基础专利已经到期。由Mylan NV、Cipla Ltd.和Teva 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 Ltd.生产的Truvada仿制版使价格大幅降低。今年8月,加拿大已经批准仿制版恩曲他滨-替诺福韦片(恩曲利替片)。仿制版Truvada的价值和市场潜力不言而喻。

      医师和公共卫生研究人员正在测试该药在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主要通过异性性传播(艾滋病)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降低艾滋病毒发病率的作用。

      与此同时,贝雷尔建议对已被感染但尚未治疗者采用更新型的ART“鸡尾酒”,包括含对耐药性有较高基因“屏障”(即不易产生耐药性)的dolutegravir(多替拉韦)等药物。

      贝雷尔认为,单单这一举措“就可能对耐药性问题产生重大影响”。

      事实上,耐药性最终也可能对Truvada构成风险,尽管目前“非常罕见”。贝雷尔建议:需要从监管的角度对此加以警惕,使用Truvada者应该坚持接受治疗,减少耐药性发生的机会。

      

      忧心美国削减计划

      

      另外,贝雷尔和他的同事们对美国政府正在急于大幅削减面向全球的卫生经费带来的威胁感到忧心忡忡。贝雷尔说:“特朗普行政当局的削减行动将对艾滋病毒治疗计划产生严重影响,特别是在非洲最贫穷和流行程度最高的国家,当然在美国医疗服务水平不佳的地区也是如此。”

      “目前,美国国会抵制了这些削减计划。”贝雷尔希望美国政府会继续优先顾及他们所需的支持,以最终控制艾滋病毒的流行。

      全球艾滋病研究倡导组织amfAR的安妮特·索恩(Annette Sohn)博士表示:“同意作者对当前耐药性趋势及其特征的担忧。amfAR的总部设在泰国曼谷,索恩系该组织副总裁。

      为了在对抗艾滋病毒耐药性方面取得真正的成功,需要为所有艾滋病毒感染者提供最佳的治疗方案。

      索恩认为美国政府拟议削减全球抗艾滋病计划是重要关切,另外,不能排除其它国家跟风。甘冒着让患者失去治疗和停止用药的风险,将导致治疗失败、更多新的艾滋病毒感染和耐药性增加。

      对艾滋病和艾滋病毒研究的资助不仅不应削减,还需要更多投入,各国应该予以足够重视。自然,还应该研究如何以具有最佳成本-效益的方式提供检测和治疗服务。

        

        (本文版权归医药经济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