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01:元旦特刊
  • T02:美丽新时代
  • T03:美丽新时代
  • T04:美丽新时代
  • T05:高质量发展
  • T06:高质量发展
  • T07:专版
  • T08:洗牌供应链
  • T09:专版
  • T10:洗牌供应链
  • T11:赶潮新零售
  • T12:专版
  • T13:赶潮新零售
  • T14:赶潮新零售
  • T15:终端变奏曲
  • T16:终端变奏曲
  • T17:匠心铸自信
  • T18:专版
  • T19:匠心铸自信
  • T20:政策红利波
  • T21:数字化经济
  • T22:新年寄语
  • T23:新年寄语
  • T24:新年寄语
  • 商业模式全新“充值”
  •     医药经济报 2018年1月1日 T16版  

    商业模式全新“充值”

    本报记者 张蓝飞
      提质增效、盘活存量,政策搅动市场波澜;药房托管、终端学术,服务重整产品价值。医疗改革影响深远,交易过程透明的最终结果就是打破暴利,“反商业贿赂”“医保控费”“两票制”等政策落实迫使带金销售的空间愈发缩小。谁能够找到全新的服务模式,谁就获得了纵横医药新时代的“船票”。

      

      年关已至,曾经引起医药市场巨大争议的深圳GPO集中采购再度引发行业关注。日前,深圳卫计委公开向社会发布《深圳市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目录管理办法》、《深圳市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组织管理办法》和《深圳市公立医院药品集团采购规定》三款修订版征求意见稿,“临床路径”“仿制药一致性评价”“重大新药创制”“一票制”“公平竞争”等关键词被推上舆论风口。

      

      重视临床价值

      

      2015年以来,随着国家新医改稳步推进,各类医药行业政策密集发布。不包括各省市发布的细则,国务院、卫计委、CFDA、人社部、财政部、发改委、商务部、工信部等多个国家级监管部门作为政策发布主体,仅2017年一年发布的国家级医药卫生政策文件总数就超过300份。

      中国药科大学国家药物政策与医药产业经济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王波认为,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创新药加速审批、医保支付制度调整等体系性政策就是在弥补中国医药产业结构性短板,也必将导致产业结构得到根本性转变。

      无论是站在市场需求还是监管立场,医药产业整体盘面亟待重整。此次深圳GPO改革方案强调,“优先选择符合临床路径,纳入重大疾病保障、重大新药创制专项、重大公共卫生项目、通过国家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以及医疗保险目录的药品。”这不仅意味着产品临床价值的回归,更预示了中国医药终端市场未来全新的产品力考验。

      虽然取消药品加成,二次议价、医院返利(暗扣)和医生回扣仍然存在,医院通过经营药品获利的动机依然较强,但医保控费已经给临床用药带来了潜移默化的影响。中国药科大学国际医药商学院教授邵蓉表示:“‘零加成’迫使医疗机构寻求成本转嫁,新一轮的药房托管,包括剥离门诊药房的供应链延伸或使门诊药房成为社会零售的一部分,这种现象将进一步加速;处方外配、处方审核等多方面管理压力,将是‘零加成’医药分家和过渡时期需要克服的难点。”

      市场端,在医保支付机制、医院补偿及医生薪酬等问题没有发生本质变化时,以往的国内GPO难逃行政干预的影子,比如深圳GPO直接规定第三方采购平台必须完成30%的降价目标,而非市场化谈判下的合理降幅,并要求公立医院必须参与等。此次调整采购方案,无疑基于临床价值导向,把市场归还给市场,进一步淡化行政色彩。

      合理用药施压

      

      根据“十三五”医改规划的要求,2017年要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全部取消药品加成,从长远来看这是逐步引导医疗服务体现价值的关键一环;然而,如果医药分开无法扭转,国内医疗机构主动控费动力将依旧薄弱。

      临床端,落实医药分开,进一步加强医师处方权管理,规范处方行为,落实处方审核、发药、核对和用药交代等相关规定,加强药学部门和药学队伍建设,强化信息化建设成为新时期临床合理化用药的重点要求,这不仅意味着药品使用需要得到规范,更要求药事管理效率应当大幅提升。

      除深圳外,同为医改重镇的上海针对药品规范使用已经提出具体规定。2017年3月,上海卫计委发布《关于本市进一步加强处方审核和处方点评工作促进临床合理用药的通知》,重点要求三级医院应当结合药事管理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加强对国家基本药物、血液制品、中药注射剂、肠外营养制剂、抗菌药物、辅助治疗药物、激素等临床使用情况进行专项点评,逐步建立健全专项处方点评制度。

      管理方面,院内成本控制压力迫切需要传统配送商业向供应链管理延伸服务转向,DTP、GPO、PBM等新模式有望拓展盈利空间。国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高级行业研究员干荣富曾对记者表示:“公立医院将药房运营业务直接外包给具备一定供应链服务能力的药品供应商,这是药品从利润端转为成本端的必然选择。”

      事实上,药房托管或供应链延伸服务直接弥补了医院在取消药品加成后的损失,为医院日常开支找到了资金补充,且减少了医院不必要的工作负担,提高了药事管理效率;而对于托管药企而言,渠道相对集中;此外,商业环节因为和供应商关系良好,长期稳定合作保证了供应,采购能力增强从而保障了终端的利益诉求。

      

      头部资源集中

      

      业内人士认为,创新成本风险高昂,未来短期内只有通过先行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仿制品种的药企能够在激烈市场竞争中获利,尤其是原研厂家市场份额较大的品种,这类产品将在谈判中分为同一竞价组,在医保支付中也将采用同样的支付标准,拥有成本优势和质量等效的仿制药将得到可观的进口替代空间。

      行业预期在现实中已悄然发生,在此前举行的“2017中国药品交易年会”上,由广东药品交易中心发布的《2017广东省药品交易大数据》显示:在2017年1~3季度成交总金额前十名的品种中,均出现了不同比例的国产仿制品“瓜分”市场的情形,与2009年广东省药品“阳光采购”中标价格相比,2017年执行新规后,2017年1~3季度过期专利药成交均价平均降价率为9.89%。

      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书记张丽指出:“在统计的261个过期专利品种中,基本都出现了国产仿制品与过期专利药同台竞争的局面;过期专利药成交总金额排名前十的品种包括:胰岛素、阿托伐他汀、思替卡韦、美罗培南、二甲双胍、氯吡格雷、埃索美拉唑、氨氯地平、头孢唑肟、拉氧头孢,国产仿制药成交金额最高占比已达65.4%,基本实现替代。”

      从“722”以来,政策逐步落地、细化及加强,至2017年10月两办新发布“国36条”释放出强势改革的信号,明确鼓励创新、质优和临床急需三大方向,并提高准入门槛和监管标准。“中国制药企业数量超过5000家,现在的政策方向就是要把这些制药企业通过优化、升级,整合到只剩1000家,而这1000家就是真正能同国际接轨的优质企业,这些企业的医药产品在质量安全和临床疗效方面都具备国际水平。”王波如是表示。

      无论我们接受与否,中国医药市场正在向头部集中,产业链融入国际大环境的时代车轮轰然转动。在现行政策下,“强者恒强”将持续发酵,海外ANDA转报国内的绿色通道也被理顺,高标准国际产品有机会快速实现市场“超车”,创新药研发转化的高端竞争也将日趋白热化。

      未来,市场终端销售定将规范重构。深圳GPO集中采购修订意见中针对“使用不正当手段向医疗机构进行销售”“以非法手段排斥其他供应商参与竞争”“与其他采购参加人串通投标”“向采购项目相关人行贿或提供其他不当利益”等破坏市场秩序的行为明令禁止,传统依靠潜规则运营的高盈利链条终将被碾断。

        

        (本文版权归医药经济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