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01:元旦特刊
  • T02:美丽新时代
  • T03:美丽新时代
  • T04:美丽新时代
  • T05:高质量发展
  • T06:高质量发展
  • T07:专版
  • T08:洗牌供应链
  • T09:专版
  • T10:洗牌供应链
  • T11:赶潮新零售
  • T12:专版
  • T13:赶潮新零售
  • T14:赶潮新零售
  • T15:终端变奏曲
  • T16:终端变奏曲
  • T17:匠心铸自信
  • T18:专版
  • T19:匠心铸自信
  • T20:政策红利波
  • T21:数字化经济
  • T22:新年寄语
  • T23:新年寄语
  • T24:新年寄语
  • “两票制”只是大洗牌的开始
  • 服务综合体延伸让商业动起来
  •     医药经济报 2018年1月1日 T10版  

    服务综合体延伸让商业动起来

    本报记者 郑莹莹
      

      近日,九州通和山东步长制药合作,设立“湖北步长九州通医药有限公司”,作为双方合作开发医疗机构药房托管业务的平台公司。

      商业公司进驻医院的步伐随着政策落地也在提速,商业公司的综合服务体系搭建逐步清晰。

      医院终端市场的变化,考验的是药品供应环节的重塑。原浙江省医药行业协会会长郭泰鸿此前也提到,除了研发、生产、流通之外,当前的重点可以考虑基地建设、网店布局、政策争取、服务拓展、质量的有效保证、实时控制和可追溯、药联体的建设和药联体与医联体的合作、冷链物流与定时物流、联采分销、智能应用、各种平台建设和大健康“治未病”的理念应用等。

      

      提高医院供应链效率

      

      那么,随着供应链服务延伸逐渐被工业和商业巨头提前布局,医院要考虑的,便是这种服务延伸到医院内部可以持续多久?

      此前,有业内人士曾分析指出,供应链业务是之前一直在各地发展的“药房托管”模式的升级版本。在目前公立医院希望自建或合作的供应链体系下,公立医院不仅将药房、采购和其他相关成本甩给供应链,还要求供应链公司按照一定的比例向其提供收益分成或固定上缴收益。这对公立医院来说,不仅可以将零差率下的部分成本直接砍掉,还可以再次从中获取收益,并不影响自身的发展。

      供应链延伸服务和“药房托管”存在哪些差别?

      在2月份国务院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出医药分开的策略是“具备条件的可探索将门诊药房从医疗机构剥离。探索医疗机构处方信息、医保结算信息与药品零售消费信息互联互通、实时共享”。这也为商业企业将供应链服务延伸进入医院药房提供了可能。

      医院方面也有专家表示,完全将药房托管出去不一定是好事,药品质量、医疗安全、药事服务很多东西都会发生极大变化,但医院的供应链体系效率有没有提高,这是医院应该深入思考的,医院应该重视供应链资源整合过程中的效率提升,而不是简单做“药房托管”。

      有些医院的药学部的供应链管理中心,采购管理的订单是电子分层,不可能任由药品供应商来解决这个问题,医院也有自己的规则,供应链管理体系下的医院药品仓库,还会专门安排一个空间做符合GSP的库存管理。

      据了解,在企业和医院合作的过程中,企业可以在信息化、冷链配送方面获得一定的服务费。而目前的这种供应链服务延伸,还包括信息系统维护、冷链等以药品采购为核心的多个职能部门的项目。这意味着,一家医院可以同时因不同的项目和不同的商业公司合作,形式多样。

      干荣富恰恰认为,这是未来流通企业的发展方向,提高供应链管理水平。未来医院能够更加注重诊疗服务,而药品的配送则由整条供应链来完成。

      在医院层面,采用第三方供应链延伸服务,在医嘱发生前所有药品都不属于医院,医院没有库存,而是“以消待存”,第三方采购承担了医院全部药品供应,药房的人会根据医嘱,每天从内网系统导入另外的ERP系统,最终以实际使用量与供应商结算,这样实际上把药学人员从繁重的药品物流、供应工作中解脱出来。

      

      商业企业实现转型

      

      尽管这是一个趋势,但是在承接分级诊疗带来的基层市场结构性机遇过程中,当下的商业企业通常会遭遇多类尴尬局面。首先,目前大多数常用药、慢病药生产企业对基层市场准备或投入不足。在此情形之下,供应商与基层医疗机构都要求基层分销商承担一定的产品推广、增值服务职能;而对分销商而言,由此产生的合规风险较高。其次,在国家大力发展基层卫生事业的大背景下,部分省份基层医疗机构扩建、基建改造等诉求较多,由此医疗机构以医院建设为名要求分销商进行资源投入的现象已非个例。另外,基层医疗机构大多采用收支两条线管理,对分销商药品账款拖欠现象更为严重。

      可见,在经历层层遴选及进入门槛洗礼之后,主流分销商助力制药企业拓展基层市场、保障基层药品供应的道路实非坦途,部分区域性政策对分销商基层业务的正常开展造成较大压力。

      实际上,政策环境变化引发工业、商业与医院终端全新的供应链关系调整已经开始。目前,很多大型医药流通企业均具备驻点医院物流服务支撑体系。其体系包括会按照医院收货习惯及要求,指导送货人员进行卸货及上架;记录到货时间、承运商、送货件数等信息;与物流客服、调度员密切联系,了解当天到货量及到货时间等信息;协助药师对药库进行整理等。

      如果区域内的龙头医药流通企业在不断地向更多区域主流医院输出院内药品供应链智能化物流延伸服务解决方案的基础上,能够构建区域内多家医院药品采销存信息系统互联互通的医药供应链智能化区域信息集成服务平台,无疑将在更高程度上推动医药供应链管理的扁平化,提升配送效率,提高药品流通企业响应医院药品订单的供应链协同能力。

      而医药流通企业通过市场化导向,通过集成区域医院药品需求规模优势降低药品采购成本,在此基础上,基于区域信息服务平台的数据资源,进行供应渠道资源以及覆盖更为广阔的基层医疗终端渠道药品需求分析,就可推进企业医药电子商务物流的发展,实现构建供应链协同平台向供应链服务企业转型的目标。

      总体上,药品流通供应链服务的创新与应用,将促进流通行业本身实现转型,推动行业经营模式变革。

        

        (本文版权归医药经济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