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01:元旦特刊
  • T02:美丽新时代
  • T03:美丽新时代
  • T04:美丽新时代
  • T05:高质量发展
  • T06:高质量发展
  • T07:专版
  • T08:洗牌供应链
  • T09:专版
  • T10:洗牌供应链
  • T11:赶潮新零售
  • T12:专版
  • T13:赶潮新零售
  • T14:赶潮新零售
  • T15:终端变奏曲
  • T16:终端变奏曲
  • T17:匠心铸自信
  • T18:专版
  • T19:匠心铸自信
  • T20:政策红利波
  • T21:数字化经济
  • T22:新年寄语
  • T23:新年寄语
  • T24:新年寄语
  • 中药出海:除了质量,还有渠道
  •     医药经济报 2018年1月1日 T06版  

    中药出海:除了质量,还有渠道

    本报记者 刘卉
      随着“一带一路”的推进,中医药迎来出海黄金期。不过,要想在欧美主流市场站稳脚跟,国内企业不仅要提升产品质量,还需构建自己的海外流通渠道。 

      

      在国家大力推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的大背景下,中医药“走出去”的黄金时期正快步走来。数据显示,我国中医药已经出口到全球185个国家和地区。2017年前三季度,我国中药进出口额为37.16亿美元,同比增加7.40%。其中出口26亿美元;进口11.16亿美元。

      中医药在海外发展前景光明,但一些瓶颈仍须突破。如何突破中医药贸易瓶颈、提升出口份额、促进中医药国际化健康稳定发展成为业界共同关注的焦点。

      

      门槛仍存

      国外制订或提高了相关技术要求,使得中药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和使用受到诸多限制

      

      注册准入门槛较高是中医药国际化不可回避的现实。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中药部的专家指出,目前,中药类产品多以食品、保健品、膳食补充剂、食品添加剂等形式进入海外市场,其药品的真正“身份”未能得到广泛认可,中药材保健的特殊作用也难以全面施展。

      欧盟于2004年发布了《欧盟传统植物药注册程序指令》(Directive 2004/24/EC),要求所有在欧盟市场销售的植物药必须于2011年4月30前按照新法规完成注册,才能得到上市许可;加拿大于2004年发布了《天然健康产品管理法规》,要求所有在加拿大市场销售的天然药/植物药需于2010年1月1日前向加卫生部提交申请,只有在通过审查并获得许可后才可上市。注册准入这一门槛成为中药产品走出去的一大“硬伤”。

      “中药海外注册必将越来越严。”《医药经济报》记者前不久参加的中医药海外发展论坛暨贸易对接会上,加拿大中药商会会长张瑞端表示,“比如鹿茸,需要原产地证明,证实鹿是否健康,证明人体服用后有无不良影响等。”

      此外,国外制订或提高了相关技术要求,不少中药材产品不符合欧美药典要求,使得中药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和使用受到诸多限制。

      “比如重金属含量、农药残留量、微生物和抗生素等指标不符合欧美市场的标准。”全欧洲中医药联合主席、荷兰中医药学会会长董志林认为,中成药海外注册存在问题,主要是国内企业对海外要求不了解,如麝香、广木香属于濒危动植物在国外限制进口。在他看来,国内企业要严禁掺杂西药或含有受保护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的中药出口,加大对重金属和农药残留的管理。

      海外流通渠道缺失也是障碍之一。医保商会的专家撰文指出,国内多数中药类产品在国外缺乏自己的流通通道,一般将产品送到海关后便不再参与产品的销售环节,不能直接到达终端消费者手中。这种“代理人”销售模式,增加了贸易风险,缺少品牌效益。此外,由于中药国际贸易仅以单纯性输出产品为主要目的,没有根据国际市场和研发品种的新趋势和新动向进行针对性的生产,在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中药产品的销售与流通。 

     

      打破壁垒

      提升标准接轨国际,曲线进军全球市场不失为突围之策

      

      采访中,有专家谈到我国的中医药法律法规以及标准与世界各国接轨的问题。专家认为,只有相关要求接轨了,中医药服务贸易才能做大做强。在张瑞端看来,在《中医药法》等一系列政策文件的保障和促进下,按法规进行可以解决很多问题。

      “中国药典农残标准还可以适当提高。”澳洲文华药业的吴刚表示,需要推进中外药典标准的协调与互认。目前,澳大利亚接受韩、日药典标准但不接受中国药典,加拿大可以引用中国药典,但并不承认中国药典。“只有提升自己的标准才能发展和生存下去,不然谈判时感觉很弱势。”

      此外,专家呼吁让质量过关、能够代表中药品质的产品走出去。吴刚强调,目前出口标准参差不齐,企业不能为了销量把次品做到海外,要保住中药声誉,这样才能迎来广阔的市场前景。

      “必须确保出口中医药的安全、不掺西药、不用濒危野生动植物、确保重金属和农药残留等指标合格。”董志林表示。他还提醒国内药企须注重细节,例如,国内出口包装设计上常常标识不清楚等。

      目前,国内的中药品种在欧美市场的占有率低是不争的事实。在此背景下,不少中药出口企业选择以香港、日本和韩国作为进一步拓展欧美市场的跳板。曲线进军全球市场,也不失为突围之策。

      菲律宾金铃进出口贸易公司总经理陈国庆指出,可以尝试“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先打入东南亚市场,再到美国市场,并呼吁与对方监管机构形成对话机制。

      尽管面临不少阻力,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医药正逐步获得世界认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际合作司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我国与外国政府、地区和组织签署了86个中医药合作协议;截至2016年底,在“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和地区建立了17个中医药海外中心;在3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办了数百所中医药院校。此外,中医药已经积极参与到我国与14个国家和地区的自由贸易区谈判中,以降低中医药市场准入,减少贸易壁垒。

      记者还注意到,标准方面也已有较大进展。《中医药——三七药材》国际标准于日前在昆明发布实施,这是中药领域继《人参种子种苗》和《中草药重金属检测》国际标准后,制定的第一个针对药材产品质量评价的国际标准。国际标准化组织中医药技术委员会至今已发布了22项中医药国际标准,还有49项正在制定中。

      此外,专家提醒,中医中药需共同走出去。实现以医带药、以药促医,将大大提升中药在海外的影响力。

      链接<<<

      

      中药出口大数据

      

      根据医保商会统计数据,2017年前三季度,中药出口至118个国家和地区,以美国、日本、中国香港、东盟和韩国为主。

      美国:过去日本为我国中药出口的第一大市场,美国一直只是我国中药出口的第二或第三大市场,并在近两年保持了较高的增幅,但在2017年前三季度美国市场跃居成为我国中药出口第一市场。2017年前三季度,我国对美国中药出口额为4.25亿美元,占我国中药出口额的16.36%,其中,我国中药材和保健品原料对美国出口额同比增幅较大。

      日本:我国对日本市场前三季度中药出口量同比增长36.40%,出口额为3.7亿美元,同比微涨3.35%。我国对日本出口的主要是提取物和中药材饮片,其中前三季度对日本出口的提取物无论在数量上还是在出口金额上同比都有一定增长。

      中国香港:香港继续为内地中药出口的第三大市场,前三季度出口额为3.4亿美元,同比下降15.30%,香港作为出口贸易的中转地的作用仍在逐渐下降。

      韩国:2017年前三季度,我国对韩国中药出口额为1.5亿美元,同比下降13.47%。我国对韩国出口主要是提取物和中药材饮片,前三季度我国对韩国的药材和饮片出口额为7339.45万美元,同比下降20.63%。

      欧洲:2017年前三季度,我国对欧洲中药出口额为4.44亿美元,同比微降1.66%。我国对欧洲出口主要是提取物,中药出口欧洲的几个主要市场分别为德国、西班牙和法国。

        

        (本文版权归医药经济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