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01:快读
  • F02:思享家
  • A01:要闻
  • A02:监管科学
  • A03:专版
  • A04:微营销
  • A05:新零售
  • A06:品类
  • A07:中药
  • A08:研发
  • F03:药物经济学
  • F04:环球
  • 借力“药食同源” 药企跨界中药保健
  • “中药蛮方”敲警钟
  • 九大品种遭遇价格滑铁卢
  • 乘风“互联网+”探讨中医药发展4.0
  •     医药经济报 2018年1月4日 A07版  

    “中药蛮方”敲警钟

    梅松政
      

      

      10多年前,一名年过花甲的村民一夜之间宣称自己获得“神医传授”,能为村民看病。自此,他开始在家坐诊,处方以中草药为主。他所开的处方每剂几乎都含30味以上的中药,每味药物剂量30克以上。用村民的话说:“每次都要用大锅才能煎煮。”就这样,他一直在村子里从医,甚至有患者千里迢迢登门求诊。

      几年前,一名长期在外务工的60岁村民回到村子里,宣称自己在外取得“真经”,能用中医药为村民看病。随即,他的家成了远近闻名的“名中医诊室”。他的处方方式与前面那个“老中医”如出一辙,每剂处方用药都是二三十味药,每味药用量在20克以上,多者甚至超过100克。后来,他干脆到街上药房当起了“坐堂医”。每天前去看病的人比较多,据说相近几个省都有人前来就诊。

      前者和后者不同的是,前者在家坐诊,以中草药为主;后者在药店坐诊,以中药饮片为主。两者共同的方式基本上都是采取“大剂量、多药味”处方,笔者将这种处方定义为“蛮方”,就是违背中医基本理论去大剂量运用中草药、中药饮片,甚至中成药。

      中医有“大方”之说。何为大方?说法有二,一是药味少而药量大,二是药味多。上述两名“民间老中医”所开方子药味多,药量也大,相当于我们常说的“蛮干”。这种“蛮方”的存在,着实让基层中医药行业捏把汗。犹如很多老百姓反问,“你说他没医术,不懂中医,为什么那么多人吃了有效,还得回来复诊?”甚至有人疑问,“是不是现在的中药(饮片)质量差了,要那么大的量才能起效?要不然,为什么吃了没出问题,反而病还好了呢?”

      不管如何,这种“蛮方”或多或少影响了中医药的发展。据观察,一些基层卫生院、村卫生室、诊所中的正规中医病人量,已不如这些“蛮方医生”。《中医药法》的出台正是为了发展好中医药事业,其中规定,发展中医药要遵循中医药规律去发展。这种“蛮方医生”的存在,甚至长期存在,定会影响着中医药事业健康发展。特别是《中医诊所备案管理暂行办法》、《中医医术确有专长人员医师资格考核注册管理暂行办法》等关于基层中医药人员准入制度的配套政策相继出台,会让一些没有行医资格的人员真正成为中医药大家庭成员,当他们“想方设法”成为中医药大家庭的一员时,他们会否做出背叛中医药事业发展的举动,有待观察。

      不过,“蛮方医生”的存在,给基层中医药管理敲响警钟,什么样的动力和环境促使他们的存在,值得深思。“蛮方”长期存在,会导致更多人身体出现对中医药“耐药”,其不良后果不亚于抗生素耐药,更重要的是它影响中医药事业的健康发展,损害广大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大量的中药饮片被滥用,不仅对中药产业、中药种植业等都有影响,更会加重人民群众就医负担。

        

        (本文版权归医药经济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